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  目錄 >> 第十四章 星星光,星星亮

第十四章 星星光,星星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第十四章 星星光,星星亮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第十四章星星光,星星亮_/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_爬爬書庫_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

第二篇結盟

第十四章星星光,星星亮

爬爬書庫

沃夫加將瑞吉斯和布魯諾放到森林深處一塊被砍伐過之處的車床上,然后在痛苦中倒下。崔斯特幾分鐘之后趕上了他。

“我們必須在這兒扎營,”黑暗精靈說,“雖然我希望我們能夠離得更遠一點……”當他看到他的年輕朋友蜷曲在地上并且握著受傷的腿,幾乎要被疼痛擊敗時,他住口了。崔斯特沖過去檢查了他的膝蓋,眼睛在震驚和憎惡中張得大大的。

一只巨魔的手,也許是在沃夫加拯救布魯諾時崔斯特砍下的一只手,當野蠻人在跑時在膝蕓·的后面找到了適當的地方,緊緊地扣在他的身上。其中一只爪形的手指已經深深地鉗入了腿中,即使在此刻,另外的兩只也正在往內里鉆。

“不要看。”崔斯特建議沃夫加說。他伸手到囊中,拿出了火種盒,將一小段樹枝點了起來,然后用它去燙那只卑劣骯臟的手。這東西立刻冒煙,蠕動了起來,崔斯特將它從腿上拔了下來,然后丟到地上。它慌亂地試著逃走,但是崔斯特趕上去,用一把彎刀將它釘在地下,然后用燃燒的樹枝將它完全燒掉。

他回頭看了看沃夫加,對于野蠻人的堅定決心感到訝異,他帶著這么嚴重的傷居然還能夠堅持下去。但是現在他們的戰斗已經結束了,沃夫加已經屈服于疼痛和疲累了。他伸開手腳失去意識地躺在布魯諾和瑞吉斯身邊。

“好好睡,”崔斯特輕輕地對他們三個說。“你們贏得了這個權利。”他走向每個人去確定他們沒有受傷太重。然后,滿足于他們都會痊愈,他開始警醒地守望。

即使是英勇的黑暗精靈,也在愛佛荒原的奔跑中超越了他持久力的極限,不久之后他也開始點起頭,加入了熟睡中的朋友們。

第二天早上接近中午的時刻,布魯諾的抱怨吵醒了他們。“你忘了拿我的斧頭!”矮人生氣地咆哮。“沒有斧頭,我沒辦法砍那些發臭的巨魔!”

崔斯特舒服地伸伸懶腰,精神有一些恢復了,但是離完全恢復還差得遠。“我告訴過你要拿斧頭的。”他對沃夫加說,沃夫加也一樣正在把安詳的睡意甩掉。

“我說得很清楚,”崔斯特挖苦地責備說。“你應該帶著斧頭,把忘恩負義的矮人丟在那里。”

“是鼻子把我搞混了,”沃夫加回答。“它比任何我看過的鼻子都更像斧子的頭!”

布魯諾無意識地往下看了看自己的長鼻子。“去!”他咆哮說。“我會找到根木棍的!”然后他沉重地走入了森林。

“安靜點,拜托!”當瑞吉斯的最后一絲美夢逝去,他急促地說。由于痛恨被這么早叫醒,他翻了個身,用斗篷帽子蒙住了頭。

他們本來可以在那一天就到達銀月城的,但是一晚的休息并不能解消他們連日來在愛佛荒原以及之前難走的路上所累積的疲累。沃夫加是其中一個還沒恢復的,他背上和腿上負了傷,必須用拐杖走路,而那一天崔斯特所睡的覺,也是他將近一周以來第一次有機會睡的。不像荒原,這森林似乎對身心很好。即使他們知道自己還在野地里面,他們仍感到充分的安全,能夠慢慢上路,并且從十鎮到這里為止第一次能享受悠閑的步伐。

他們第二天中午啟程離開森林,走完了到銀月城的最后幾哩路。在日落之前,他們越過了最后一座山崗,向下望見了洛芬河以及迷人城市數不盡的尖塔。

當他們俯瞰到這雄偉華麗的景象,每個人都感受到了希望,并且松了一口氣,但是沒有人的感覺像崔斯特·杜堊登一樣強烈。黑暗精靈從一開始計劃這次冒險的時候就希望能取道銀月城,雖然他沒有作任何行動去影響布魯諾所決定的路線。崔斯特在抵達十鎮之后就曾經聽過銀月城,如果不是他在邊疆地帶粗野的社會中尋找到了某種程度的寬容,他將會立刻動身前往銀月城。銀月城的人們因接受任何尋求知識的人而聞名,不論那些人是何種族,這些居民提供了這黑暗精靈叛徒一個真正找到家的機會。

有許多次他都想要旅行到這里來,但是在他內心中有些東西,也許是害怕失望或是期望過高,使得他待在冰風谷的安全之中。在這種情況下,當他們在長鞍鎮決定了銀月城是他們下一個目的地時,崔斯特發現他自己直接在幻想一個他從不敢幻想的夢。他現在俯瞰著他在地表上真正被接受的希望,勇敢地強迫將自己的憂慮除去。

“這是月橋,”當底下一輛馬車越過洛芬河,好像浮在半空中時,布魯諾評論說。布魯諾在小時候就聽說過這座看不見的結構物,但是還沒有直接看過。沃夫加和瑞吉斯看到馬車在空中飛的景象,驚得呆了。野蠻人在待在長鞍鎮的過程中克服了許多對魔法的恐懼,而他也是真心期盼去這個傳說中的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探險。瑞吉斯之前曾經來過這里一次,但是他對這里的熟悉并沒有減少他的訝異。

他們渴望地來到了洛芬河上的崗哨,不顧他們的疲倦,四天之前恩崔立一行人也曾通過相同的崗哨,同樣的一群守衛曾經允許這個邪惡的團體進城。

“你們好,”布魯諾用對這個冷峻矮人來說可以算是熱情的語調說。“希望你們知道,你們城市的景象將新的生命注入了我疲憊的心!”

守衛們不太理他,注意的焦點集中在已將帽子拉下來的黑暗精靈身上。他們似乎很好奇,因為他們還沒有實際看過黑色的精靈,但是他們對于崔斯特的來到并沒有顯得很訝異。

“你們現在可以護送我們過月橋了嗎?”在讓不安持續增加的一段沉默之后,瑞吉斯問。“你們猜不到我們有多急著想要看到銀月城。我們聽到了太多事情!”

崔斯特料想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一團憤怒從他的喉間涌出。

“走開,”守衛平靜地說。“你們不準過去。”

布魯諾的臉在憤怒中漲得通紅,但是瑞吉斯阻止了他的爆發。“我們真的沒有做過什么事情,應該得到這樣嚴厲的裁決。”半身人平靜地說。“我們只是普通的旅客,不是來找麻煩的。”他的手伸到外套里,要拿出催眠寶石,但是崔斯特的怒目而視使得他的動作停了下來。

“你們好像名過其實了。”沃夫加對守衛們評論說。

“很對不起,”其中一個回答說,“但是我有我的責任,而且我會貫徹它。”

“原因是我們,還是黑暗精靈?”布魯諾問。

“黑暗精靈。”這個守衛回答。“其他人可以進去!但是黑暗精靈不行。”

崔斯特感覺到希望之墻在他四周崩塌。他的手在兩旁顫抖。他從未經驗過這樣的痛苦,因為他從未在前往一個地方之前不預想會遭到拒絕的。但是他還是試著去轉化自己的怒氣,并且提醒自己這是屬于布魯諾的冒險之旅,而不是自己的。

“可惡的賤狗!”布魯諾大喊。“你們這些人,一打架起來也比不上這一個精靈!我欠了他我的性命一百次,而你們居然說他沒資格進你們的臭城!你們的劍下砍倒過幾只巨魔呢?”

“冷靜下來,我的朋友。”崔斯特打斷了他的話,完全地控制了自己。“我已經預料到了。他們不可能認識崔斯特·杜堊登。這是因為我們種族的關系。他們不該被譴責。你們進去吧。我等你們回來。”

“不!”布魯諾用一種毫無爭辯余地的聲調說。“如果你不進去,我們都不進去!”

“想想看我們的目的,頑固的矮人,”崔斯特責備道。“城中的智者藏書庫。這也許是我們惟一的希望。”

“去!”布魯諾用鼻子哼著說。“愿這座城跟里面所有的人都下深淵魔域去!桑達巴在一個星期的路程以內。矮人之友海姆那里肯定比這里好得多,要不然我就是只長胡子的侏儒!”

“你應該要進去,”沃夫加說。“不要讓怒氣壞了我們的事。但是我留在這陪崔斯特。他不能去的地方,我貝奧尼加之子沃夫加也拒絕去!”

但是布魯諾粗短的雙腿已經下定決心將他帶回出城的路了。瑞吉斯對另外兩人聳聳肩,也跟在后面走了,像他們中的所有人一樣對黑暗精靈忠實。

“選擇你們自己喜歡的營地,別害怕,”守衛幾乎是道歉性地說。“銀月騎士不會騷擾到你們,他們也不會讓任何怪物進入銀月城的邊境。”

崔斯特點了點頭,因為即使被拒絕的痛還沒消除,他也了解這個守衛并沒有辦法改變這不幸的狀況。他開始緩緩地離開,而他幾年間回避的擾人問題已經開始壓迫著他了。

沃夫加沒有那么容易原諒。“你們看錯他了,”當崔斯特走開時,他對守衛說。“他的劍從來沒有砍過一個不該砍的人,而這個屬于你們跟我們的世界,因為有了崔斯特·杜堊登而更變得更好!”

守衛望向別的地方,對于這公正的責罵無法反駁。

“而且我對下了不公命令之人的正直存疑。”沃夫加宣告說。

守衛怒視著野蠻人厲聲說:“我們從不問她理由!”他回答,手握上了劍柄。他同情這些旅行者的憤怒,但是他絕不接受對他所愛的領袖艾拉斯卓的批評。“她發出的命令都經過公正的程序,而且超出我的智慧之上,還有你的!”他咆哮說。

沃夫加并沒有對這威脅表現出任何關心。他轉身離開,跟在朋友們后面上了路。

布魯諾故意把他們的營地設在沿著洛芬河往下走一百碼的地方,從崗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見。他感受到了那些守衛趕他們走的不安,希望盡可能增加守衛的罪惡感。

“桑達巴會指引我們道路的。”在他們吃過晚餐之后,他不斷地說,試著同時去說服自己跟別人,他們在銀月城遭遇的挫折不會對這次的旅程造成不好的影響。“再過去就是阿德巴堡。如果在這世界上還有人知道秘銀之廳的話,那就是哈布侖王跟阿德巴的矮人了!”

“那條路很長,”瑞吉斯評論說。“在我們到達哈布侖王的要塞之前,夏天可能已經過去了。”

“桑達巴,”布魯諾頑固地重復說著。“還有阿德巴,如果我們必須去的話!”

兩個人在這個話題上你來我往好一陣子。沃夫加并沒有加入論戰,因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吃過飯之后就馬上離開營地一小段距離的黑暗精靈身上(其實崔斯特并沒吃什么),精靈靜靜地站著眺望洛芬河上游的城市。

不久之后,布魯諾跟瑞吉斯都準備好要睡覺,他們仍在生氣,但是他們已經安全到能夠屈服于他們的疲累了。沃夫加前去黑暗精靈的身邊。

“我們會找到秘銀之廳的!”他安慰說,雖然他知道崔斯特的傷痛他們眼前的目標沒什么關系。

崔斯特點了點頭,但是沒有回答。

“他們的拒絕傷到了你,”沃夫加觀察說。“我以為你已經自愿地接受了自己的命運。這次有什么不一樣呢?”

黑暗精靈還是沒有回答。

沃夫加尊重他的隱私。“振作吧,崔斯特·杜堊登,尊貴的游俠和值得信賴的朋友。請相信那些真正了解你的人都會愿意為你而死,或是死在你身邊。”當他轉身離去前,他將手放在崔斯特的肩上。

崔斯特沒說什么,雖然他很感激沃夫加的關心。他們的友誼早就超過了需要說謝謝的程度,沃夫加在回帳棚時只希望他給了朋友一點安慰,就把崔斯特單獨留在那里自己思考了。

星星們出來,發現到黑暗精靈還獨自地站在洛芬河邊。崔斯特上了地表之后,第一次把自己弄得脆弱不堪,這次的沮喪又引發他多年前,在他還沒有離開黑色精靈的城市魔索布萊城之前,就自認為已經解決的疑問。他如何能期望于在陽光下的世界里得到跟淺色精靈一樣的待遇呢?在十鎮這個殺人者和盜賊占據了受尊敬之領導地位的地方,他僅只是被容忍而已。在長鞍鎮這個偏見比不過永不衰弱的哈貝爾家族狂熱好奇心的地方,他被當作某種家畜的變種一樣展示著,在心理上被刺傷了。即使這些巫師并不是故意要傷害他,但是他們對他卻缺少同情或尊敬,只是把他當作某種怪東西來觀察。

而現在銀月城,一座建筑在自由和公平信念基礎上的城市,在這里所有帶著善意而來的人不分種族都受到歡迎,居然拒絕了他。歡迎似乎不分種族,除了黑暗精靈之外。

崔斯特的一生都將會無可避免地成為無家可歸者,這件事從沒有像現在一樣這么清楚地橫在他眼前。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城,甚至一座偏遠的村莊,能給他一個家,或是一塊非文明邊緣的立足之地。他過去抉擇造成的嚴苛界限,以及更嚴重的,他對于情況改變的未來希望,都讓他覺得膽顫心驚。

他現在站在星光下,用與他地表上親戚也曾經感受的同樣深的愛與敬畏仰望著它們,但是他真的發自內心重新思考離開地底世界的決定。

他是否違背了某種神的計劃,逾越了某種自然的界線?也許他早應該接受自己人生的命運,留在黑暗的城市中,跟他的同類在一起。

夜空中的閃光將他帶出了自我省思的狀態。一顆星星閃動著變大,已經超過了原應有的比例。它的光芒柔柔地籠罩了崔斯特所在的地方,然后閃動靜止了下來。

接著迷人的光芒消失了,一個女子站在崔斯特的眼前,她的頭發閃著銀光,她閃耀的眼睛在永駐青春的光彩中蘊含了多年的經驗和智慧。她很高,比崔斯特還高,亭亭玉立,穿著一件最好的絲綢做成的長袍,戴著一頂鑲滿寶石的金冠。

她帶著誠摯的同情望著他,好像能讀出他的每一份心思,并且完全了解他自己也還在理清的雜亂情緒。

“平安,崔斯特·杜堊登,”她用一種如同甜美音樂的聲音訴說著。“我是艾拉斯卓,銀月城的領主。”

崔斯特更近地仔細看了看她,雖然她的優雅和美麗讓他并不懷疑她所宣稱的事。“你認識我?”他問。

“現在有許多人都聽過‘秘銀四俠’,這是哈寇·哈貝爾加在你們身上的名稱。在這世界上,一個尋找故鄉的矮人并不罕見,但是一個黑暗精靈走在他身旁,卻會吸引所有經過他身邊之人的注意。”

她欲言又止,深深地看穿了他淡紫色的眼睛。“是我不讓你進城的。”她承認說。

“那你現在為什么來找我?”崔斯特問,好奇多于生氣,他沒辦法把拒絕的行動和眼前這個人聯想在一起。艾拉斯卓的公義和寬容在整個北地是眾所周知的,雖然崔斯特在經歷了崗哨的漕遇之后開始懷疑這些故事有多夸大,但是現在他親眼看到了她,帶著坦白而誠摯的同情,他無沖不相信那些傳說了。

“我覺得我有必要解釋。”她回答。

“你不需要為你的決定辯護。”

“但是我非做不可。”艾拉斯卓說。“不只是為了你,也是為了我和我的家園。這次的拒絕傷害了你,比你所承認的更多。”她走得更靠近他了。

“這個決定也讓我心痛。”她輕柔地說。

“那你為什么這么做?”崔斯特問,他的怒氣在平靜的外表下減弱。“如果你了解我,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子民并不構成威脅。”

她將她冰冷的手放在他的面頰上。“因為你是個很受世人注目的人。”她解釋說。“現在北地有一些因素,使得本城的一舉一動極端的重要。在這些因素運作的過程當中,有時甚至壓制了對的東西,你是被迫成了犧牲者。”

“我對于成為犧牲者已經太習慣了。”

“我知道。”艾拉斯卓輕聲說。“我們從奈斯姆那里知道你們被趕走,這是你通常面對的一幕場景。”

“我早就預料到了。”崔斯特冷冷地說。

“但不該是在這里。”艾拉斯卓反駁說。“你并沒有預料到這會在銀月城發生,而的確你也不應該這么預料。”

她的操心觸動了崔斯特。在他等待她解釋的時候,他的怒氣完全消失無蹤,他確信這個女子的行動一定有好的理由。

“在這里有很多跟你沒關系的勢力角逐,事實上也不應該跟你有關系。”她開始說明。“有關戰爭的威脅和秘密同盟;沒有事實基礎的謠言和臆測,對理性的人來說也不具任何意義。我并不是商人們的好朋友,雖然他們能夠毫無阻礙地通過銀月城。他們害怕我們的理念和理想,認為這是對他們權力結構的威脅,他們也理應如此。他們非常有勢力,而且希望看到銀月城變得更符合他們的觀念。”

她接著又說:“但是這件事談到這里就夠了。就像我說過的,這并不關你什么事。我要求你了解的只是,身為一個城市的領導者,我有時必須為整體的利益而行動,不管對某個個人而言代價是如何高昂。”

“你害怕如果一個黑暗精靈自由地走在銀月城中,謊言跟懷疑會落到你身上?”崔斯特無法相信而嘆息著。“只不過是允許一個黑暗精靈在你的子民中間行走,就暗示著你跟地底世界有某種間接的同盟?”

“你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個卓爾精靈,”艾拉斯卓解釋說。“你是崔斯特·杜堊登,一個注定要被全世界所知的名字。即使是現在,你也是一個迅速吸引了北地統治者們注意的黑暗精靈,而至少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不會了解到你已經放棄了自己的種族。”

“這個故事似乎越講越復雜了,”艾拉斯卓繼續說。“你知道我有兩個姊妹嗎?”

崔斯特搖了搖頭。

“風暴,”個知名的吟游詩人,以及多芙·鷹手,一個游俠。她們兩個都對崔斯特·杜堊登這個名字有興趣。風暴是認為一個成長中的傳說需要樂曲,而鷹手,我還無法看出她的動機。你對她而言已經變成了一個英雄,我想,同樣身為游俠,你是一個典范,擁有她掙扎著要達到的各種人格特質。她在今天早上來到了這個城中,知道你們就要抵達這里了。”

“她年紀比我小很多,”艾拉斯卓繼續說。“對于這個世界的政治運作不太有見識。”

“她有可能已經找到我了。”崔斯特推論說,他看出了艾拉斯卓害怕的癥結。

“她最后一定會的,”領主回答。“但是我現在不會允許它發生的。不能在銀月城中。”艾拉斯卓專心地凝視著他,她的凝望暗示了更深更多的個人情感。“而且更重要的,我自己也在尋找跟你見面的機會,就像現在我所做的一樣。”

城中的會面似乎很明顯地會將崔斯特牽扯到艾拉斯卓所暗指的政治斗爭之中。“下一次吧,也許在其他的地方。”他提出疑問。“這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她微笑著回答。“不,一點都不會。”

滿足與惶恐都突然一下子降臨在崔斯特的身上。他回頭看了看星星,想知道他是否有朝一日能夠完全發現他來到地表世界的決定是對的,抑或是他的人生將永遠在擺蕩的希望和破滅的預想中,維持著一團混亂。

在艾拉斯卓再度開口之前,他們站在緘默中好一陣子。

“你們是來找智者藏書庫的,”她說,“來看看是否有任何東西提到秘銀之廳。”

“我勸過矮人進去,”崔斯特回答。“但是他很頑固。”

“我也是這么假設的,”艾拉斯卓笑了。“但是我并不希望我的行動影響到你們最可貴的尋找秘銀廳之旅。我曾經詳讀了其中所有的文獻。你絕對無法想象它的儲量!你們面對汗牛充楝的書籍時會無從著手。但是我是在活著的人中最清楚其中內容的人了。我知道你們可能要花好幾個禮拜才能找到的東西。事實上,在這里并沒有什么東西寫到秘銀之廳,就算有也只是短短地暗示出它所在的大致區域而已。”

“那也許我們離開是對的。”

艾拉斯卓慚愧地臉紅了,雖然崔斯特的話里并沒有故意要諷刺。“我的守衛告訴我你們計劃要到桑達巴去。”領主說。

“沒錯,”崔斯特說。“而且如果必須的話,還得到阿德巴堡去。”

“我建議你們別走這條路,”艾拉斯卓說。“從我在館中所能找到的一切線索,以及寶藏仍從秘銀之廳流出的時代我所知的傳說看來,我猜它是位于西方而不是東方。”

“我們是從西方來的,而且我們詢問了那些知道關于秘銀廳事情的人之后才選擇了一直往東走的路線。”崔斯特反駁說。“過了銀月城之后,我們惟一的希望就是海姆跟哈布侖,兩者都在東邊。”

“海姆會告訴你一些事情,”艾拉斯卓同意。“但是你們從哈布侖王跟阿德巴的矮人那里打聽不到什么東西的。他們自己幾年前就曾經出發去尋找布魯諾一族的古老故鄉,他們也經過了銀月城往西走。但是他們并沒有找到那個地方,他們回家時相信它如果不是被摧毀后深深埋在某座不明顯的山里,就是它根本不曾存在,只是南方商人在北地行銷貨品時的伎倆罷了。”

“你不太給我們希望。”崔斯特評論說。

“不是的,”艾拉斯卓反駁。“在這里的西邊,用不著一天路程的地方,在一條從洛芬河延伸出去的不受人注意的小徑上,有一個地方叫做隱士堡。它是累積知識的古老要塞。那里的隱士,老夜,會指引你們,如果這世上還有人能夠指引你們的話。我已經告訴他你們來了,他也答應要見你們,雖然他已經好幾十年不接見訪客了,除了我以及幾個經過挑選的學者以外。”

“我們欠你一份情。”崔斯特說,深深鞠了一躬。

“不要期望太高,”艾拉斯卓警告說,“秘銀之廳出現,并且為世人所知只不過是電光石火之間的事情。它僅僅被矮人們挖掘了三個世代,雖然我承認矮人的一個世代是很長的一段時間,而且他們的交易并不是很公開。他們很少讓人進去他們的礦場,如果傳說屬實的話。他們在夜晚的黑暗中將成品帶出來,然后透過一條秘密而復雜的矮人代理商供應鏈將這些物同叩運到市場上出售。”

“他們將自己保護得很好,免于受外面世界貪婪的侵害。”崔斯特觀察說。

“但是造成他們死亡的災禍是從礦坑里出來的。”艾拉斯卓說。“不知名的危險也許現在還潛藏在那里,你也知道。”

崔斯特點了點頭。

“你還是選擇要去嗎?”

“我不在乎那些寶藏,雖然它們也許真的跟布魯諾描述的一樣燦爛,那我也許會想要看看它們。但是這是矮人的探索之旅,他的偉大冒險,我如果不能幫助他完成這件事,身為朋友我將會很遺憾。”

“真的很難把你們族類的標簽貼在你的頸上,崔斯特·杜堊登。”艾拉斯卓說。她從長袍的折痕里面拿出一個小瓶子來。“拿去。”她指示說。

“這是什么?”

“回憶的藥水,”艾拉斯卓解釋說。“當你們的答案似乎已經近在手邊的時候,把它拿給矮人。要小心,它的力量很強!布魯諾在一段時問中,將會同時行走在遙遠過去的回憶以及現在的經驗之中。”

“還有這個,”她說,她從同一個折痕里面拿出了一個小包,遞給了崔斯特。“這是給你們所有人的。治療傷處的藥膏,以及快速解除疲倦的餅干。”

“我還有我的朋友們都感謝你。”崔斯特說。

“跟我強加在你身上的不公平比起來,這些算不上什么賠償。”

“但是施予者的關心不是件小禮物,”崔斯特回答。他直接地看著她的眼睛,緊緊地抱住了她。“你重新給了我希望,銀月城的頜主。你提醒了我,遵循著良心做事會有報答的,它是比那些示公義之人可以輕易得到的物質更為寶貴的。”

“是的,的確是,”她同意。“而你的未來還會讓你看到更多,自負的游俠。但是現在夜已經深了,你該休息了。別害怕,今夜有人照看著你。再會了,崔斯特·杜堊登,祝你一路順風。”

她揮了揮手,消失在星光中,留下了崔斯特自己去懷疑自己是否在做白日夢。但是她最后的言語借著柔和的微風飄進了他的耳中。“再會了,加油一崔斯特·杜堊登。你的榮譽感和勇氣不會不被人注意的!”

崔斯特靜靜地站著很長一段時間。他彎腰從河邊采了一朵野花,將它在手指間輕輕揉著,想知道自己跟銀月城的領主是否真的會在更適宜的條件下再次見面。還有這樣的會面將在那里發生。

然后他將花拋進了洛芬河。

“讓該發生的事情自己發生吧,”他斷然地說,然后回頭看了看帳棚,跟他最親的朋友們。“我不需要幻想來貶低我已經擁有的巨大寶藏。”他深吸一口氣,將他自憐的殘余全部吹走。

帶著他重建起的信心,這個堅忍的游俠前去休息了。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