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  目錄 >> 第十六章 古老的日子

第十六章 古老的日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第十六章 古老的日子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第十六章古老的日子_/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_爬爬書庫_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

第三篇全新的路線

第十六章古老的日子

爬爬書庫

一座矮胖的塔佇立在陡峭山坡旁的小山谷中。因為它被過度生長布滿爬藤覆蓋著,所以一個臨時經過的路人甚至不會注意到有這棟建筑物的存在。

但是秘銀四夫卻不是不小心經過了這里。這里是隱士堡,也許是惟一的一個地方,能夠完整地告訴他們目的地的位置。

“你確定是這里嗎?”當他們細察了一面小而陡的山壁時,瑞吉斯問道。這座古老的塔看起來更像是一座廢墟。附近沒有任何一樣能讓人看了振奮的東西,甚至沒有動物,好像有某種怪異而肅穆的沉默籠罩在那里。

“我確定,”崔斯特回答說。“去感受這座塔的古老。它已經聳立了許許多多個世紀。”

“它已經空了多久呢?”布魯諾問,他對于這個被描述成他最光明希望的地方感到失望。

“它不是空的,”崔斯特回答。“除非我收到的情報有問題。”

布魯諾跳了起來,沖上了山壁。“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他喃喃自語說。“我打賭有一些巨魔或是食尸雪猿正在門后面看著我們,流著口水等我們進去!讓我們上吧!當我們離開時,到桑達巴也只不過要多走一天罷了。”

矮人的三個朋友也加入了他,走上了這條曾是通向塔門道路的遺跡。他們將武器拿在手里,小心地靠近古老的石門。

它由于時光的流逝而被磨得光滑,并長滿苔蘚,很明顯已經有許多年沒開過了。

“用你的手臂,男孩,”布魯諾對沃夫加說。“如果世上還有人能把這東西弄開的話,那就是你了!”

沃夫加把艾吉斯之牙倚著墻放下,走到了巨門之前。他把腳盡可能站穩,雙手在石頭上游移,要尋找一個最適當的地方來推。

但是他在石門上只用了一點點力量,門馬上就往里頭開了,并沒有發出聲音。

一陣冷風從黑暗的內部飄出,帶來了一種不熟悉的混和氣味,以及一種古老的氣氛。這群朋友們感覺這里好像是另一個世界,也許屬于另一個時代,當崔斯特領著他們進去時,他們并不是沒有帶著某種程度的惶恐。

他們輕輕地放下腳步,然而他們的腳步聲還是在寂靜的黑暗中回蕩著。從門外射入的陽光讓他們輕松了一點,好像有某種障礙物橫亙在塔內和外面的世界中間一般。

“我們應該點根火把——”瑞吉斯開始說,但是他突然停了下來,他沒料到自己的輕聲低語居然引來這么大的回聲,嚇了一跳。

“門!”沃夫加突然喊了出來,他注意到沒出聲的石門已經開始在他們后面要關起來了。他跳過去,在門完全關上使他們陷入黑暗之前之前抓住了它,但即使是他強大的力量也沒辦法抵抗移動門的魔法力。它沒有發出響聲就關上了,只有空氣低沉地發出了“颼”的聲音,共嗚出像是巨人嘆息般的回聲。

他們預料在巨門擋住了最后一絲陽光之后,這個地方將變成如同無光的墓穴一般,然而這件事并沒有發生,因為門一關上,一種藍色的光芒就開始照亮了這個房間,這里是走向隱士堡的門廊。

他們由于籠罩在自己身上的畏懼感而說不出話來。他們處身于沒有所謂時間、否定了他們對于年代之觀點,也否定了他們自我歸屬的泡沫之中,看著人類的歷史。在一眨眼的時間中,他們就被驅使站在已逝之觀察者的地位上,他們自身的經驗被懸在另一個時空當中,以如同神般的大能看著人類種族的遞嬪。許多錯綜復雜的織錦畫,顏色曾一度鮮明但現在卻黯淡了下來,明確的輪廓也漸漸模糊,將這群朋友們帶入一種幻想似的景象,上演著人類這種族的故事,每個故事都被重復地訴說著,乍看之下似乎是重復的故事,然而每一次都些微地改變,顯現出了各自不同的本質以及相異的結果。

各個時代的武器和盔甲在墻上排成一列,上方掛著一千個被遺忘王國的旗幟以及家徽。在地下安息的英雄以及圣哲的肖像,有些是最博學的學者們所熟悉,但大部份是連他們也不知道的,從椽上往下瞪著他們,它們所捕捉的容貌生動到能夠表現出所描繪的每一個人的感情。

第二道門,這次是木頭做的,直接安在從第一個房間穿過圓筒形走廊后的盡頭,很明顯地通到塔后的山丘里面。當它打開的一瞬間,這群伙伴們打算打破這里的魔法逃脫出去。

然而他們沒有人拿起武器,他們知道不管是誰(不管是什么東西)住在這座塔中,他的力量都是超越在這種塵世力量之上的。

一個老人走進了房間,比他們所看過的任何人都還要老。他的臉還保持著完整,沒有因年齡而凹陷下去,然而他的皮膚在質地上甚至像木頭,上面有一些更像是裂縫的線條以及粗糙的邊緣,像是一棵老樹一樣對時間作頑抗。他行走像是靜靜移動的連續,飄過來的移動方式已經不能用“走路”這個詞來形容了。他靠近了這些朋友們并等待著,他的雙臂(即使在他長而光滑如緞的袍子折痕下,仍能很明顯地看出來很細瘦)靜靜地在他兩旁垂下。

“你就是這塔的隱士嗎?”崔斯特間。

“老夜,就是我,”他用一種安詳的聲音回答。“歡迎,秘銀四俠。艾拉斯卓已經告訴我你們會來,也告訴了我關于你們的冒險之旅。”

即使心中充滿了對四周肅穆環境的尊重,沃夫加還是沒有漏掉這句提到艾拉斯卓的話。他望向崔斯特,用會心的微笑和黑暗精靈的雙眼遇個正著。

崔斯特將頭別開,也微笑了。

“這是人類之室,”老夜宣稱說,“這是隱士堡中最大的房間。當然,是除了圖書館之外。”

他注意到了布魯諾不悅的表情。“你們種族的傳統也淵遠流長,好矮人,而精靈的甚至更長。”他解釋說。“但是歷史上的危機通常是用代而不是用世紀來計算的。短命的人類們在幾世紀當中可能已經傾覆了一千個王國,又建立了另外一千個,而在相同的時期中,一個矮人國王卻仍在平靜地統治著他的子民。”

“真是沒耐心。”布魯諾生氣地說,他很明顯已被安撫下來。

“我同意,”老夜說,“但是現在請你們過來,讓我們一起吃飯。我們今晚還有許多事要做。”

他帶著他們穿越門口,到了一個相似、有照明的門廊中。當他們走過時,兩邊的許多門上都標示出各個不同的房間,大部份是屬于善良的種族,甚至有一些是在記錄半獸人、地精以及巨人。

這群朋友們和老夜圍著一張巨大的圓桌用餐,它陳舊的木頭和山石一樣堅硬。它的邊上刻著神秘文字,有許多都是這世界上失傳已久的語言,即使是老夜也不記得。食物如同這里其它的東西,給人一種遙遠古昔的印象。然而,跟傳說中的不同,它非常好吃,有一種這群朋友們從來沒吃過的風味。飲料是結晶狀的酒,富有一種連精靈們的靈藥都比不上的芬芳。

當他們吃飯時,老夜說起古代偉大英雄們的傳說,以及使被遺忘的國度變成現狀的大事件給他們助興。這群伙伴是很專心的聽眾,雖然秘銀廳的實際線索很可能就在一兩扇門之外。

當用餐結束,老夜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一種特意而好奇的強度環視了他們。“那一天將會到來的,也許是現在的一千年后,到時候我會再度說故事。我確信那時我所說的其中一個故事一定是關于秘銀四俠,以及他們光榮的冒險之旅。”

這群朋友們對這老人加諸他們身上的榮耀都無法答話。即使是很難被感動的崔斯特,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也都沒有眨眼。

“來,”老夜指示說,“讓你們重新走上全新的路途。”他帶著他們穿過了另一扇門,到達了整個北地最大的圖書館。

在這個巨大的房間中,厚薄不同的書卷遮蓋了所有墻壁,或是高高地疊在滿布室內的桌上。老夜特別指出其中一張墻邊上的小桌子,已經有惟一的一本書攤開在上面了。

“我已經為你們做了許多研究,”老夜解釋說。“而在所有跟矮人有關的書籍中,這是我所能找到惟一有秘銀廳線索的書。”

布魯諾走向那本書,用顫抖的手抓住了它的邊緣。它是用高等矮人語,山底守密者杜馬松的語言所寫成,那是一種在被遺忘的國度中幾乎消失的字體。但是布魯諾能夠讀懂它。他快速地翻找,然后大聲地讀出了相關的段落。

“艾默王和他的人民從格倫跟戰錘一族的勞動力那里得到了巨大的利益,但是秘密礦場中的矮人們并沒有發言反對艾默所賺的利潤。在格倫開始銷售秘銀工藝品的秘密通路之處,堅石鎮被證明是有價值并且可信賴的同盟。”布魯諾抬頭看他的朋友們,眼中流露出得到了啟示的光芒。

“堅石鎮,”他輕聲說。“我知道這個名字。”他再度埋頭書中。

“除此之外,你也很難找到什么別的了。”老夜說。“因為有關秘銀廳的記錄都因為年久湮滅了。這本書只提到因為堅石銀的徹底滅亡,秘銀的流出很快就停止了。”

布魯諾并沒在聽。他是為了自己而去讀,將寫在這里他們失落的傳承狼吞虎咽地讀進去,不管它是否重要。

“堅石鎮怎么了?”沃夫加問老夜,“那是一個線索嗎?”

“也許是,”這個年老的隱士回答說。“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找到除了這本書以外的任何線索,但是我傾向于相信堅石并不只是個普通的矮人小鎮。”

“它在地面上!”布魯諾突然打斷他的話說。

“是的,”老夜同意。“它是個居住在地面上建筑里的矮人社區。在秘銀廳的時代不為外界所知。就我所知,只有兩個可能。”

瑞吉斯因勝利而喊了出來。

“你們高興得太早了,”老夜評論說。“就算我們找出了堅石鎮的位置,它也只是前往秘銀廳的起點而已。”

布魯諾翻了幾頁書,然后將它放回桌上。“它們離得很近!”他咆哮說,用拳頭往下敲堅硬的木頭。“我應該可以想起來!”

崔斯特走向他,從斗篷底下拿出了一個瓶子。“這是藥水,”他向著布魯諾疑惑的眼神解釋說,“它會讓你再度回到秘銀廳的日子當中。”

“這是很強的魔法,”老夜警告說。“而且你無法控制它。小心考慮是否用它,好矮人。”

布魯諾已經往前走,由于接近了發現秘銀廳的邊緣而忐忑不安。他一口吞下這瓶液體,然后靠在桌子邊上站穩,抵抗它強大的效力。當藥水將他送回幾世紀之前,汗珠從他皺起的眉毛上滾下,他不自主地抽搐起來。

瑞吉斯和沃夫加走向他,巨大的男人握住了他的兩肩,讓他放松坐下。

布魯諾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但是他看不見任何眼前房間中的東西。他汗流浹背,抽搐變成了顫動。

“布魯諾,”崔斯特輕聲地說,想知道他將這么誘人的機會給予矮人是否是正確的。

“不,爸爸!”布魯諾尖聲高喊。“不要待在這里的黑暗中!跟我來。沒有你,我能做什么呢”

“布魯諾,”崔斯特更用力地叫道。

“他現在不在這里,”老夜解釋說,他對于這種藥水很熟悉,因為長壽的種族需要尋回遙遠過去的回憶時,經常會使用它。然而通常喝的人會回到一個比較快樂的時期。老夜嚴肅地關注著布魯諾,因為藥水讓布魯諾回到了過去灰暗的日子中,這是他的心已經摒棄,或者說至少已經模糊掉的記憶,以免他陷入強烈的情緒之中。這些情緒現在赤裸裸地坦露出來,將它們所有的狂暴顯現在矮人的心中。

“帶他到矮人之室去,”老夜指示說。“讓他面對他們種族英雄們的畫像。他們會幫助他記起以往的事,并且在苦難中給予他力量。”

沃夫加抬起了布魯諾,然后溫柔地背著他走進了通向矮人之室的通道,將他放在圓形地板的中央。然后這群朋友們退開,讓矮人自己留在幻影之中。

布魯諾現在還不能看見他周遭景物的一半,他被陷于過去和現在的世界中間。莫拉丁、杜馬松,以及他們種族所有的神明和英雄都從椽上往下看著他,加添了他對抗悲劇的一點點力量。矮人大小的盔甲以及制作巧妙的斧頭、戰錘圍繞著他,他沐浴在他自己驕傲種族最高光榮的體現之中。

然而這些畫像并沒有辦法驅除他再度經歷的恐懼,也就是他們種族的敗亡、秘銀之廳的敗亡、以及他父親的敗亡。

“日光!”他喊著說,他被悲哀和釋放拉扯著。“嗚呼!我的父親!還有我父親的父親!但是真的,我們就要逃出去了!堅石……”他自我的意識消失了一陣子,整個精神都被壓倒了,“會遮蔽保護我們。滅亡了,滅亡了!遮蔽保護我們!”

“這代價很高。”沃夫加說,他對矮人所受的折磨非常心痛。

“他是自愿要付的。”崔斯特回答說。

“如果到頭來我們什么情報都沒得到,那就白痛苦一場了。”瑞吉斯說。“他的精神毫無方向到處亂跑。我們要坐在他身邊,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等待嗎?”

“他的記憶已經將他帶回了堅石鎮,他沒提起從秘銀廳出發之后所走的路。”沃夫加觀察說。

“干什么?”瑞吉斯開始要問,但是黑暗精靈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了。他沖向布魯諾的身邊,將他的臉靠向矮人流滿汗水的面頰。

“我是你的朋友,”他對布魯諾輕聲地說。“我因為聽到秘銀之廳敗亡的消息而趕來!我的盟友們正在等待!我們會報仇的,戰錘族的強壯矮人!請你告訴我們道路,我們才能夠恢復秘銀廳的光榮。”

“這是秘密。”布魯諾在意識的邊緣喘息著。

崔斯特更進一步地逼問。“沒時間了!黑暗降臨了!”他大叫。“道路,矮人,我們必須知道路!”

布魯諾喃喃吐出幾個聽不懂的聲音,所有朋友們都驚嘆于黑暗精靈已經突破了妨礙布魯諾找到秘銀廳的最后一道心防了。

“大聲點!”崔斯特堅持說。

“第四峰!”布魯諾尖叫著回答。“從那條很高的路上去,進到看守者之谷中!”崔斯特回頭看老夜,老夜因為已經知道他所說的地方而點了點頭,然后轉回去向著布魯諾。“休息吧,強壯的矮人,”他安慰說。“我們會報你們一族之仇的!”

“照提到堅石鎮的這本書的描述,第四峰只有可能是一個地方。”當他們回到圖書室,老夜對崔斯特和沃夫加解釋說。瑞吉斯留在矮人之室去照顧布魯諾煩躁不安的睡眠。

隱士從高高的架子上拿下來一個卷軸,然后攤開了它古老的羊皮卷:它是北地中心部銀月城和米拉巴之間的地圖。

“在秘銀廳的時代,既是矮人聚居在地面上的地方,又離山脈近到能數得出山峰的地方只有在這里,”他說,他標出世界之脊最西方支脈的最西方山峰,就在奈斯姆和愛佛荒原的北方。“這個被拋棄的石城現在就叫做‘廢墟城’,當長胡須的種族還住在那里的時候,它通常是以矮人戴羅之名為人所知。但是你們伙伴的精神漫游卻讓我堅信,這里就是書上所說的堅石鎮。”

“那為什么書上不直接把它叫做矮人戴羅呢?”沃夫加問道。

“矮人是一個很守秘密的種族,”老夜用理解的微笑解釋說,“特別是在跟寶物有關的時候。秘銀廳的格倫決心不要讓貪婪的外面世界知道有這么一個埋藏寶物的地方。他和堅石城的艾默無疑地安排好了復雜的暗號,又編了一套名字,在提到他們周圍事物的時候使用。他們會做出任何行動,以探查出那些為了金錢而來之人,并將他們驅離這條道路。在矮人的史冊中出現了許許多多現在看來不相連貫的地名。有許多學者也許已經讀到了關于秘銀廳的事,但是由于是用另外一個名字,使得他們假設所看到的是指另一個矮人失落的故鄉。”

隱士停下來一陣子,來整理已經發生過的事情重點。“你們應該馬上啟程,”他建議。“如果必要的話,背著矮人,但是在藥效消失之前要到達堅石鎮。布魯諾走在自己的回憶中,應該可以回溯他兩百年前走在守護者之谷中的路線,然后到達秘銀之廳的大門。”

崔斯特研究了一下地圖,以及老夜標出來的堅石鎮地點。“我們走回西方,”他低聲說,重復了艾拉斯卓的想法。“兩天勉強可以到。”

沃夫加靠近看了看羊皮卷,然后用一種同時帶有預期和某種程度悲傷的聲音補充說:“我們的旅程已經接近盡頭了。”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