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  目錄 >> 第十八章 守護者之谷的秘密

第十八章 守護者之谷的秘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第十八章 守護者之谷的秘密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第十八章守護者之谷的秘密_/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_爬爬書庫_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

第三篇全新的路線

第十八章守護者之谷的秘密

爬爬書庫

“守護者之谷。”布魯諾嚴肅地宣告說。這群伙伴站在一個高高突出起的地方上,看著下面幾百尺處破碎的地面,以及一個深深的巖石峽谷。

“我們要怎么樣下去?”瑞吉斯嘆道,因為兩邊都是絕對垂直的,就像峽谷是被故意切開的一樣。

當然那里有一條路下去,而仍然走在自己青年時代回憶中的布魯諾很清楚地知道這條路。他帶著朋友繞過去到了峽谷東面的邊上,然后回頭向西方看,看到最靠近的三座山的山峰。“你們現在站在第四峰上頭,”他解釋說,“因為在其他三座山峰旁而得名。”

“三座山峰看起來要像一座。”矮人背誦說,這是秘銀廳的所有矮人在長大到能出礦場去冒險之前,都會被教導的一首古歌中的一句。三座山峰看起來要像一座,讓朝陽對著你身后。

布魯諾四處移動去找尋西邊三座山排成一直線的地點,然后緩緩地移向峽谷的邊緣往下看。“我們已經來到通向谷中的入口了。”他平靜地宣告說,雖然他的心正因這次發現而直跳著。

其他三個人走過去跟他會合。就在峽谷邊緣的下面,他們看見了一條彎曲的步道,沿著峭壁的表面不斷往下延伸,石頭保護色般的紋路完美地保證了從其他的角度看不到這個工事。

瑞吉斯往下看的時候差點昏倒,他一想到要走下幾百尺沒扶手的狹窄階梯,就幾乎要嚇死了。“我們一定會摔下去死掉!”他唧唧叫著說,然后開始后退。

但是布魯諾又一次沒有問他意見或跟他爭辯。他開始往下走,崔斯特與布魯諾也跟著,剩下瑞吉斯沒有別的選擇,只好硬著頭皮跟上。崔斯特與沃夫加對他的憂慮感到同情,他們也盡可能地幫助他,當開始刮強風的時候,沃夫加甚至把他護在雙臂里。

即使有布魯諾帶頭,往下走的過程也是躊躇而緩慢的,在他們到達峽谷底之前好像過了好幾小時。

“左邊五百,然后再一百。”當他們到達谷底時,布魯諾這么唱。矮人沿著山壁往南走,計算他一定大小的腳步,帶領其他人經過了一堆高聳的石堆,那是屬于其他年代的一些巨石,看來似乎是從崖邊落下的一樣。即使是自己一族曾住在這里好幾世紀的布魯諾,也不知道任何有關這堆巨石創造過程或是目的的傳說。但是不管原因是什么,它們已經靜靜地站在這里守護著谷底無數個世紀了。它們在矮人們到來之前就已經在這兒了,投下了預視未來的陰影,并且使所有曾經過這里、難免一死的各種族之人自覺渺小。

這些石柱讓風轉向,變成了怪異而悲傷的哭嚎,使得整個谷底有一種異于自然的感覺,像隱士堡一樣沒有時間感,并讓旁觀者對自身的必然消逝有所覺悟,好像這些石堆正用自己永恒的存在來嘲笑他們一般。

布魯諾并沒有受到這些石塔困擾,結束了他的計算。

左邊五百,然后再一百,

就到了密門隱藏的地方。

他仔細察看身旁的山壁,要找出進入秘銀廳入口的標示。

崔斯特敏感的雙手也在光滑的壁面上游移。“你確定是這里嗎”在許多分鐘的尋找后,他問矮人說,因為他根本感覺不到裂縫。

“我確定!”布魯諾宣告說。“我們族人的工藝技術十分精巧,而我也害怕這個門藏得十好,簡直找不到。”

瑞吉斯前來幫忙,而沃夫加在巨石的影子下感到不太舒服,于是站在后面守護他們。

幾秒之后,野蠻人注意到了他們來路的石階上有東西在動。他蹲下作防御的姿勢,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緊握著艾吉斯之牙。“有人來了。”他對朋友們說,他低聲輕語的回音卻響遍了四方,好像這些石堆在嘲笑他打算不給人聽到的意圖。

崔斯特跳到最近的一根石柱旁,準備要繞過去,他以沃夫加斜視的角度當作向導。布魯諾生氣于尋找的過程被打斷,從他腰帶上拿起了一把小手斧,站在野蠻人身旁準備作戰,瑞吉斯則站在他們后面。

然后他們聽到崔斯特喊:“凱蒂布莉兒!”他們大松了一口氣,興高采烈地終止他們的防御姿勢,并且開始猜想是什么把他們的朋友大老遠一路從十鎮帶到這里,或是她怎么能找到他們。

當他們看見她時,他們的笑容頓時消失,她全身是淤傷和血跡地倒向他們。他們沖過去扶她,但是黑暗精靈猜想到了有人在后面追趕,所以繞出了石堆去了望一下。

“你怎么會來”布魯諾大叫說,他抓著凱蒂布莉兒,緊緊抱住了她。“誰傷了你我一定要掐住他的脖子!”

“還有我的錘子!”沃夫加加上一句,他一想到有人傷害了凱蒂布莉兒就很生氣。

瑞吉斯躊躇不前,他開始猜想發生了什么事。

“芬德·馬洛特跟葛若羅都死了。”凱蒂布莉兒告訴布魯諾。

“跟你在路上的時候嗎?那又為什么呢?”矮人問。

“不,是在十銀,”凱蒂布莉兒回答。“一個男人,殺手,到了那里,要找瑞吉斯。我跟著他,想要到你們身邊做個警告,但是被他抓住了,而且一路把我拖到這里來。”

布魯諾轉身瞪了半身人一眼,他縮到更后面去了,并且垂著頭。

“我就知道你會跑出十鎮來找我們,一定有問題!”他咆哮說。“到底怎么回事別再編故事唬我們!”

“他的名字叫恩崔立,”瑞吉斯承認道。“阿提密斯·恩崔立。他是從卡林港來的,是巴夏·普克盜賊公會派來的。”瑞吉斯從懷中拿出紅寶石魔墜。“他來找這個。”

“但他不是一個人,”凱蒂布莉兒補充說。“有從路斯坎來的巫師在找崔斯特。”

“什么原因呢?”崔斯特從影子中喊了出來。

凱蒂布莉兒聳聳肩。“他們很小心不說出來,但是我猜他們是在找關于阿卡爾·凱梭的東西的下落。”

崔斯特馬上明白了。他們在找碎魔晶,被埋在凱恩巨錐崩落處底下,法力強大的殘片。

“有多少人?”沃夫加問。“離我們多遠?”

“有三個,”凱蒂布莉兒回答。“一個殺手,一個法師,還有路斯坎的軍士。他們還帶著一頭怪物。他們叫它魔像,但是之前我從來沒看過這一類的東西。”“魔像,”崔斯特輕輕地重復說了一遍。他在黑暗精靈的地底城市看過許許多多這一類的人造生物。它們是具有怪力的怪物,并且對主人誓死忠誠。他們帶著一只魔像,肯定是很強的對手。

“但是魔像已經沒了,”凱蒂布莉兒繼續說。“我逃走的時候,它追著我,已經幾乎鐵定可以抓到我了,最后卻被我用了計策,壓死在堆積如山的石頭下!”布魯諾再次擁抱了她。“干得好,我的女孩。”他輕聲說。

“而且我讓留在那里的軍士和殺得難分難解,”凱蒂布莉兒繼續說。“我猜其中一個已經死了,八成是那個軍士。有點可惜,因為他這個人還不差。”“他幫那些狗做事,可能老早就被我砍了!”布魯諾反駁說。“但是故事說夠了;以后還有時間說。你已經到了秘銀廳,女孩,你知道嗎?你將會親眼看見我多年來告訴你的一切光輝燦爛!所以出發吧,好好恢復一下精神。”他轉身要沃夫加照顧她,但是他反而注意到了瑞吉斯。半身人有他自己的問題,他低著頭在想,這次是不是把自己的朋友們卷進麻煩里太深了。

“別怕,朋友,”沃夫加說,他也看到了瑞吉斯的憂慮。“你是為了活下去才如此行動的。這沒有什么好羞恥的。雖然你應該事先告訴我們有什么危險!”“抬起頭來,饞鬼!”布魯諾厲聲道。“我們早就料到了,你這個爛騙子!不要以為我們很驚訝!”布魯諾的怒氣自動地在他責備半身人之時突然達到了高峰。

“你怎么敢這樣對我們?”他對瑞吉斯大吼,將凱蒂布莉兒推到一邊,向前跨了一步。“而且在我家就在面前的時候!”

沃夫加很快擋住了布魯諾走向瑞吉斯的路,然而他對于矮人突來的轉變感到很訝異。他從沒看過布魯諾如此激動。凱蒂布莉兒也是,她在旁邊看呆了。

“這不是半身人的錯,”他說。“不管怎么樣,那些巫師也會來的!”

然后崔斯特轉向他們。“還沒有人從階梯那里下來呢!”他說,但是當他更進一步注意現場的情況時,他發現沒有人在聽他說話。

一段既長又令人難受的沉默哽在他們中間,然后沃夫加取得了發言權。“我們還要自相爭斗到什么時候?”他責備布魯諾。

布魯諾兩眼空洞地望著他,不知道該怎么應付這句不太像沃夫加這個人會作出的反對。“去!”矮人終于說,在挫敗中攤開了雙手。“愚蠢的半身人會害死我們……但是沒什么好擔心的!”他諷刺地說,然后回到墻邊去找門。

崔斯特好奇地看著大發睥氣的矮人,但是他現在更擔心的是瑞吉斯。半身人徹底陷入愁云慘霧之中,跌坐在地上,并且好像失去了再前進的意欲。“沒關系的,”崔斯特對他說。“布魯諾的怒氣會過去的。他最大的夢想現在就在他的眼前。”

“而且說起在尋索你項上人頭的殺手,”沃夫加一邊走過來加入他們兩人一面說:“當他到達這里,他會被我們的刀劍好好歡迎,如果他到達得了!”沃夫加拍了拍他戰錘的頭。“也許我們能改變他對這次追獵的心意!”

“如果我們進了礦場,他們就找不到我們了。”崔斯特對布魯諾說,他試著進一步緩和布魯諾的怒氣。

“他們下不來的,”凱蒂布莉兒說,“我是親眼看著你們下來,還是差一點找不到路!”

“我寧愿站著跟他們拼了!”沃夫加宣告說。“他們還有許多該解釋的事。他們竟敢如此對待凱蒂布莉兒,絕對逃不過我的懲罰!”

“小心那個殺手,”凱蒂布莉兒警告他。“他的刀刃就代表了死亡,并且從不失手!”

“巫師也是個麻煩的敵人。”崔斯特補充說。“我們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任務,不需要卷進能避免的戰端之中。”

“絕不延遲!”布魯諾說,他終結了任何來自高大野蠻人的辯駁。“秘銀之廳就佇立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要進去!如果他們敢跟來的話,就讓他們跟吧。”他轉向墻壁繼續找門,叫了崔斯特來幫他。“好好盯著后面,男孩,”他命令沃夫加。“幫我照顧女孩。”

“也許要說某句話它才會開?”當崔斯特再次站在沒什么奇怪之處的山壁前,他問布魯諾說。

“對啊!”布魯諾說。“應該是有一句話。但是附在上面的魔法一陣子之后就會消失,那時候要有人在場取新的暗號。可是當時沒有人在這里!”

“那試試看舊的。”

“我一來的時候就試過十幾次了,精靈。”他一拳打在石頭上。“應該有其他辦法,我知道的!”他在挫敗中咆哮說。

“你會想起來的。”崔斯特讓他安心。然后他們暫停檢查墻壁。

即使是一個矮人帶著頑固的決心,也得不到結果。夜幕開始低垂,他們就這樣站在入口之外的黑暗中,不敢點火讓追逐者發現。近在他們目標眼前等待的試煉,是一路上最艱辛的試煉了。布魯諾開始懷疑自己,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搞錯地方了。他再次背誦了小時候在秘銀廳一邊又一遍學習的歌,想要找出有沒有自己漏掉的線索。

其他人不安地睡了,特別是凱蒂布莉兒,她知道殺手默不出聲的死亡之刃正跟在后面。如果不是黑暗精靈銳利而警覺的雙眼在守望著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睡著。

同一條路后面幾哩之處,一個相似的營帳搭了起來。恩崔立靜靜地站著,細察東方山上,要尋找營火的跡象,但是他很懷疑,如果凱蒂布莉兒已經找到那些人,并予以警告了的話,他們還會如此不小心嗎?在他身邊,西妮躺在鋪在冰冷石頭上的毛毯里,一面休息一面養凱蒂布莉兒加諸她身上的傷。

殺手曾經考慮過要丟下她,正常來說,他不會有第二種想法,但是恩崔立需要一些時間整理思緒并且想出新的行動流程。

黎明到來,他仍然站在那兒,動也不動地沉思著。他身旁的法師醒了。

“吉爾丹呢?”她大叫,頭還有些昏。恩崔立退了幾步,蹲在她旁邊。

“吉爾丹在哪?”她問。

“死了。”恩崔立回答,聲音中沒有一絲悔恨。“魔像也是。”

“波克?”西妮嘆道。

“一座山壓在它上頭。”恩崔立回答。

“女孩子呢?”

“逃掉了。”恩崔立回頭望著東方。“我交代清楚你的事,就要走了。”他說。“我們共同的追捕已經結束了。”

“他們就在附近,”西妮反駁說。“你要放棄了嗎?”

恩崔立露齒笑了。“半身人會落在我手里,”他平靜地說,西妮并不懷疑他說的是真的。“但是我們要在此解散。我追我的,你追你的,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動我的東西,那你就是我下一個獵物!”

西妮小心地想了他的話。“波克被壓在那里?”她問出心中突如其來的念頭。

恩崔立沿著往東走的小徑注視著。“在矮樹叢過去的谷中。”

“帶我過去,”西妮堅持。“有件事一定要做。”

恩崔立扶她站了起來,帶她走上那條路,他想只要這件事一辦完,就可以分道揚鑣了。他開始尊敬起這個年輕法師,以及她對責任的致力,他也相信她不會干擾到自己。西妮對他而言并不是巫師,也不是他的對手,他們兩人都知道如果她礙到他,他的刀不會因為尊敬而慢下來分毫。

西妮打量了那石頭坡一會兒,然后轉向恩崔立,臉上浮現了了解的笑容。“你說我們共同的旅程已結束,但是你錯了。我們會再度向你證明我們的價值,殺手。”

“我們?”

西妮轉向山坡。“波克!”她注視著山坡大聲喊著說。

懷疑的眼神橫過恩崔立的臉上。他也盯著那些石頭瞧,但瞧不出什么動靜。

“波克!”西妮再次喊叫,這一次真的有東西在動了。石堆的底下發出了隆隆聲,然后有石頭飛進空中,魔像在它下方站了起來,向天空伸展軀體。雖然經過重擊全身扭曲,但是波克并沒有感到痛苦,它將前面的一塊巨石拋開,走向了它的主人。

“一頭魔像才沒那么輕易被打敗!”西妮解釋說,她從恩崔立平常毫無情緒的臉上看到了驚訝的表情,而感到十分滿足。“波克還有路要走,它不會輕易放棄的。”

“這條路會帶我們到黑暗精靈那里,”恩崔立笑著說。“來吧,伙伴,”她對西妮說:“讓我們繼續追下去。”

當黎明來臨,這群朋友們還是沒找到任何線索。布魯諾站在山壁前,激烈地喊出許多神秘的長篇頌歌,但是沒有一種有用。

沃夫加采取了不同的行動。他想如果敲出了石頭中空的響聲,他們就能確定是這個地點,所以他將耳朵貼在墻上拿艾吉斯之牙一路敲下去。錘子敲在堅硬石頭上發出的諧音證明了這山壁建造的完美。

但是有一擊沒有打中目標。沃夫加一錘下去,就在錘子碰到石頭的時候,它被一大片藍光擋住了。沃夫加往后一躍,嚇了一跳。石頭上產生了一條縫,是門的輪廓。石頭繼續往里頭滑,然后向兩邊分開,顯現出通到矮人故鄉的入口。被封在里頭幾世紀的空氣帶著古老歲月的氣味沖出來,撲在他們身上。

“魔法武器!”布魯諾大喊。“我們族人在礦場里所作的惟一交易!”

“當訪客來臨時,他們用魔法武器敲開門進來”崔斯特問。

矮人點了點頭,然而現在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墻里的陰暗上。他們前面的房間沒有照明,除了射進大門的陽光,但是在穿過了入口廳后面的通道時,他們看到了火炬的光芒。

“有人在這里。”瑞吉斯說。

“不是的,”布魯諾回答,他許多早已忘記的對秘銀廳的印象像洪水一般,一下子就全部涌了回來。“那里的火把在矮人的一生或更久的時間中都是亮的。”他穿過了一座大門,踢了踢地上兩百年沒動過的塵土。

他的朋友們給了他一段獨處的時間,然后恭敬地加入了他。房間的四周都是許多矮人留下的遺骸。這里曾經打過一仗,布魯諾一族從家鄉流亡前的最后一仗。

“今天我親眼證實那些傳說都是真的,”矮人喃喃自語說。他轉向朋友們并開始解釋。“當我跟年輕的矮人們到達堅石鎮的時候,有傳言說在入口廳發生了慘烈的戰役。有些人回來看傳言是否屬實,但是他們也沒有回去找我們了。”

布魯諾突然中止他的話,然后帶著伙伴們四周檢視了這個地方。矮人大小的骨骸用原來的姿勢躺在他們被殺的地方。秘銀的銷甲因為蒙塵而黯淡下來,但是并沒有生銹,用手一抹就發出光來,清楚地標出哪些是戰錘族的死者。跟他們糾纏在一起的是穿著不同盔甲的相似骨骼,好像戰爭是發生在矮人與矮人之間。這是超出地表住民經驗的一個謎,但是崔斯特·杜堊登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黑暗精靈的城市中,由于同盟,他得知了有灰矮人這種惡毒的種族。灰矮人之于矮人就像黑暗精靈之于精靈,而由于他們在地表的親戚有時會深深挖進地底,到了灰矮人所宣稱的領土,所以兩個矮人種族間的仇恨越結越深,深到超過了黑暗精靈與精靈間的沖突。灰矮人的骨骼向崔斯特以及認出陌生錢甲的布魯諾說明了一切,布魯諾第一次知道了是什么把他的族人逐出了秘銀廳。崔斯特知道如果那些灰色的家伙還在礦坑里,那布魯諾要奪回這個地方也就非常困難了。

魔法門在他們身后關上了,使得房間中更加地昏暗了。凱蒂布莉兒和沃夫加為了安全而靠得更近了,他們的眼睛因為幽暗而看不清,但是瑞吉斯的眼光卻到處投射,尋找矮人骨骸上可能有的寶石或其他值錢物品。

布魯諾也看到了一些引起他興趣的東西。他走向兩具背對背躺著的骸骨。他們的四周倒著一大堆灰矮人的骨骸,光是這件事就在布魯諾看到他們盾牌上滿出泡沫的酒杯之前,告訴了他這兩個人是誰。

崔斯特在他后面跟著,并且保持著一段距離以示敬意。

“這是邦格,我父親,”布魯諾解釋說,“以及格倫,我父親的父親,秘銀廳之王。他們在倒下之前,真的是好好地大開了一回殺戒!”

“就跟他們的直系子孫一樣!”崔斯特評論道。

布魯諾靜靜地接受了這份恭維,然后彎下腰去,將格倫頭盔上的灰塵拍去。“格倫所穿所拿的是布魯諾之甲以及布魯諾的武器,跟我同名,這是以我們族中偉大英雄的名字命名的。我猜他們死亡之時曾經詛咒了這個地方,”他說,“因為那些灰色家伙居然沒有回來掠奪。”

崔斯特同意這個解釋,他深知當一個國王的家園陷落時,他所發出之咒詛的力量。

布魯諾恭敬地搬起了格倫的遺骸,將它背到隔壁的房間中。崔斯特并沒有跟著,他讓矮人在這段時間中擁有自己的隱私。崔斯特回去幫凱蒂布莉兒以及沃夫加了解現在發生在他們四周這一幕的重要性。

他們耐心地等了許多分鐘,想象當年發生在這里史詩般大戰的過程,他們的內心都清楚地聽到了斧頭砍在盾牌上的聲音,以及戰錘族在戰斗中勇敢的號叫聲。

然后當布魯諾回來的時候,這群朋友們發現自己在心里虛構的景象還不如眼前實際所看到的。瑞吉斯由于完全大吃一驚,而把他搜刮的許多小東西都掉在地下,害怕從過去來到此處的鬼魂要來抓他了。

布魯諾屢次被重擊而接近破損的后被拋在一邊。刀痕累累而且失去一角的的頭盔被綁在他的背包上。他穿著跟他同名的甲胄,材料是閃爍著的秘銀,純金制的盾上畫著溢出泡沫的酒杯,頭盔鑲著一圈一千個以上閃閃發光的寶石。“以我親眼所見,證實傳說屬實,”他粗野地大喊,在他頭上高高舉起了秘銀斧。“格倫以及我父親都已逝世。現在我宣布自己的名銜:秘銀之廳的第八代國王!”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