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  目錄 >> 第十九章 陰影

第十九章 陰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 第十九章 陰影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第十九章陰影_/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_爬爬書庫_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R.A.薩爾瓦多

第三篇全新的路線

第十九章陰影

爬爬書庫

“這是格倫峽谷,”布魯諾說,他在地上臨時的粗略地圖上畫了一條線。即使艾拉斯卓的藥水效力好像已經過去,光是踏進年輕時的家園就已經燃起他許許多多的回憶。他并不清楚每一個廳室確實的位置,但是他對整體配實已經有了大略的概念。其他人都擠在他身邊,努力地在沃夫加從走廊拿來的火把光線中看著這簡圖。

“我們可以從另一頭出去,”布魯諾繼續說。“那里也有門,只能從里面打開出去,在橋的另一邊。”

“出去?”沃夫加問。

“我們的目標是找到秘銀之廳,”崔斯特回答,他堅持在這次會議之前對布魯諾爭辯的同一論點。“如果擊敗戰錘族的力量還在里面,我們幾個要收復它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小心不讓秘銀廳所在的知識隨我們的死亡而湮滅。”

“我一定要找出我們即將面對的東西,”布魯諾補充說。“我們也可以從我們進來的門出去;它從里面可以輕易打開。我的想法是穿越最上面一層去看看那里有些什么。我需要在呼召冰風谷的族人之前先看看還有多少敵人留在這里。如果必要的話,再找其他人來。”他諷刺地瞄了崔斯特一眼。

崔斯特猜布魯諾心里想的不只是“看看有些什么”,但他還是保持緘默,他對于自己的提議被接納感到**,而凱蒂布莉兒意想不到的出現使得布魯諾做決定時更為審慎。

“到時候你會再回來。”沃夫加猜測說。

“會有一只軍隊跟著我的腳步!”布魯諾大聲說。他看了看凱蒂布莉兒,某種程度的渴望還留在他深色的眼睛里。

她馬上就看出來了。“不要顧慮我!”她責備說。“我早就跟你并肩作戰過,我也獨自奮戰過。我并不想走上這條路,但現在是它找上了我,我會在這里陪你到最后一刻!”

在對她多年的訓練后,布魯諾無法不同意她跟隨他們所選道路的決定。他環視了一下房間內的骸骨。“那穿上盔甲,拿好武器,我們出發,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

“這是你要選擇的路,”崔斯特說。“因為這是你的追尋之旅。我們會跟你走,但不會告訴你要走那一條路。”

布魯諾對于這句話的矛盾笑了笑。他注意到了黑暗精靈眼中的微光,按往例這是他興奮的證明。也許崔斯特的冒險心并沒有完全消失。

“我去,”沃夫加說,“我不會在走了這么多哩路之后,已經進了門又掉頭回去!”

瑞吉斯什么也沒說。他知道他已經被卷進其他人興奮的漩渦之中,不管他自己的感覺是什么。他拍了拍腰帶上裝著新得到珠寶的小囊,然后想到那些廳室如果真的跟布魯諾說的一樣輝煌的話,他馬上又可以找到更多東西。他打從心底感覺到他寧愿跟這群不好對付的朋友們一起走過十八層地獄,也不要獨自回去面對阿提密斯·恩崔立。

凱蒂布莉兒一穿好裝備,布魯諾就開始帶著他們繼續走。他驕傲地穿著祖父閃亮的甲胄大踏步前進,秘銀的斧頭在身旁晃蕩,王冠穩穩地戴在頭上。“我們去格倫峽谷!”當他們從入口廳出發時,他大喊著說。“在那里我們可以決定要出去,還是往下走。啊,輝煌燦爛正等在我們的面前,我的朋友們。我祈求我這次能帶你們看到那些東西!”

沃夫加在他身旁走著,一手拿著艾吉斯之牙一手拿著火把。他臉上也是相同冷酷而渴望的表情。凱蒂布莉兒與瑞吉斯跟著,他們雖然沒有那么渴望,并且有些躊躇,但是他們認為這條路是無可避免的,因而接受了,也決定要盡他們最大的努力。

崔斯特走在旁邊,有時在前有時在后,雖然很少被看見,甚至完全沒被聽見,然而知道他在身邊使得其他人走下通道的腳步更加安心。

這些走道就像其他矮人的建筑物一樣,并不是平坦無障礙的。每走幾尺旁邊就有墻壁凹進去,有些只有幾寸就到底了,有些則是一直延伸到黑暗中,跟另外的通道網連在一起。墻邊上有時突起一塊板子,有時凹進去,這些是被設計用來增加不滅的火把下的陰影。這是一個隱密的所在,矮人們在這里營造了一種隔離保護的氣氛。

這水平坑道事實上也是個迷宮。沒有一個外來的人可以在無數個分叉、交叉路以及復式坑道中永遠選對路。即使是靠著零星的童年記憶和對建造此處之矮人礦工邏輯的了解,布魯諾還是經常走錯路,選錯路比選對路還要多次,花在退回的時間與前進的時間一樣多。

然而還是有一件布魯諾記得的事。“小心腳下,”他對朋友們警告說。“現在你們走的坑道是用來防守秘銀廳的,石頭做的機關會一下子就把你們弄到下頭去!”

在他們那天一開始所走的距離中,他們經過了許多很大的房間,幾乎都沒有裝潼而且是正方形的,也看不出有人住過的跡象。“這些是防衛室以及會客室,”布魯諾解釋說。“大部份是給從堅石鎮來的艾默以及他的族人來把工藝品集中帶到市場去用的。”

他們走得更深了。一種壓迫人的寂靜吞沒了他們,他們只聽得到自己的腳步聲,以及火把偶爾爆出的噼啪聲,即使只是這些聲音,在停滯的空氣中也好像被壓住了一樣。對崔斯特和布魯諾而言,這里的環境只讓他們想起他們在地表之下度過的年輕歲月,但是對其他三個人來說,這里的封閉以及頭頂上有幾百噸石頭的感覺是全新的經驗,并且讓他們非常不舒服。

崔斯特從墻的一個凹處移向另一個凹處,特別小心地在走進去之前先用腳試試地板。在一個很淺的下陷處,他的腿上感受到了某種感覺,然后他發現墻底的縫中流出了些微的空氣。他把朋友們叫了來。

布魯諾蹲低,搔了搔胡子,馬上知道了這點微風所代表的意義,因為這空氣是熱的,不像通道外面的縫隙,流出的是冷空氣。“熔爐。”他喃喃說著,不但是說給自己也是說給朋友聽。

“那就代表有人在下面。”崔斯特推論說。

布魯諾沒有回答。地板上其實有些微的震動,但是對一個整天在石頭堆中打滾的矮人來說,好像地板清楚地對他訴說著訊息;這是底下的挖礦裝置——滑車造成的震動。

布魯諾別過頭去,試著要重新整理思緒,因為他已經幾乎說服了自己(也一直希望著)礦坑是空的,并沒有被有組織的集團占據,并且可以輕易地奪回。但是如果熔爐在燒著的話,那他的希望就落空了。

“去找他們。告訴他們階梯的位置。”丹帝巴命令說。

莫凱仔細端詳了這巫師一陣子。他知道自己已經可以打破丹帝巴漸漸減弱的控制,并且違背他的命令。事實上,莫凱很驚訝于丹帝巴居然膽敢這么快再度召喚他回來,因為這巫師的力量很明顯還沒恢復。斑衣巫師還沒到達精疲力盡以至于莫凱可以攻擊他的地步,但是丹帝巴的確喪失了他大部份操縱這幽靈的力量。

莫凱決定遵命。他希望盡可能繼續跟丹帝巴玩這場游戲。丹帝巴執著于要找到黑暗精靈,無疑地他很快會再召喚莫凱一次。也許那時候斑衣巫師會變得更弱。

“我們要怎樣下去?”恩崔立問西妮。波克已經帶他們到了守護者之谷的邊上,然而現在他們面對的卻是無底深淵。

西妮看著波克要答案,魔像迅速地跑向懸崖邊。如果不是她阻止了它,它應該已經跌下山崖了。年輕的法師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看著恩崔立。

然后他們看到了一團模糊的火光,幽靈莫凱再次地站在他們的面前。“來吧,”他告訴他們,“我被命令要告訴你們道路。”

莫凱沒有再說什么,他帶著他們直奔秘密的階梯,然后在漸弱的火焰中消失。

“你的主人真的幫上很多忙。”恩崔立走下第一步時評論說。

西妮用微笑來掩飾她的懼怕。“至少四次了,”她輕聲對自己說,一面猜想丹帝巴召喚幽靈時的情況。每一次莫凱來執行任務時都顯得越來越輕松。西妮跟在恩崔立后面下了臺階。她希望丹帝巴不要再召喚幽靈了,為了他們所有的人。

當他們走到了谷底,波克直接帶著他們到山壁和密門的旁邊。它似乎了解自己正面臨的障礙,耐心地站在一邊等候西妮進一步的指示。

恩崔立將他的手滑過光滑的巖石表面,他的臉貼了上去,試著要找出裂縫。

“你在浪費時間,”西妮評論說。“這門是矮人所造的,不會因為這樣看看就看出什么苗頭來。”

“如果這里有門的話。”殺手回答說。

“有的,”西妮向他保證。“波克跟著黑暗精靈的足跡到了這里,它也知道這條路是通到川壁中。他們不可能有辦法擺脫魔像的追蹤。”

“那把門弄開,”恩崔立輕蔑地說。“他們每一秒鐘都離我們越來越遠!”

西妮深呼吸了一口,然后緊張地揉著手。這是她離開巫士塔之后第一次有機會使用她的法力,已經儲備了多余的能量在她身體中激蕩著,想要發泄出來。

她接連變換了許多不同而精確的**,口中喃喃念著神秘的咒文,然后命令說:“包森繰!”然后將手往前一撒,指向了門。

恩崔立的腰帶立刻解開了,軍刀和匕首掉在地上。

“干得好,”他諷刺地說,撿回了他的武器。

西妮看了看門,有些不知所措。“它抗拒我的魔法,”她說,她指出了這件很明顯的事。“對于矮人所做的門來說,這不算是出乎意料。矮人自己不太用魔法,但是他們抵抗其他人魔法的能力是很可觀的。”

“那我們要轉去哪里呢?”恩崔立輕蔑地說。“也許有一個其他的門?”

“這就是我們要進的門。”西妮堅持說。她轉向波克然后咆哮說:“把它破壞掉!”當魔像走向石壁時,恩崔立跳得遠遠的。

它的大手像撞城錘一樣敲打著山壁,一次又一次猛擊,并不在意自己**的受損傷。過了許多秒,沒有任何事發生,只能聽見拳頭打在石頭上的聲音。西妮很有耐心。她制止了恩崔立想爭辯路線的意圖,看著不懈的魔像繼續工作。石頭上漸漸有了一條裂縫,然后又是另一條。波克不覺得累;它的速度沒有慢下來。

越來越多裂縫出現了,然后是門的清楚輪廓。恩崔立在期待中斜眼看著。

波克揮出了最后一拳,它的手穿過了門,將它打成碎片四處飛散,變成一堆瓦礫。

在這一天當中,塵封近兩百年的秘銀廳之入口室第二次沐浴在陽光之下。

“那是什么?”當巨響的回聲終于結束之后,瑞吉斯輕聲地問道。

崔斯特很快地就猜到了,但是由于聲音從四面八方的墻上反射過來,他無法分辨出來源的方向。

凱蒂布莉兒也懷疑,她還清楚地記得銀月城被打破的城墻。

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開口提起這件事。在他們處身于立即的危險之中時,遠處潛在危險造成的回聲不會激得他們馬上采取行動。他們好像什么也沒聽到似地繼續前進,除了他們走得更小心,以及黑暗精靈更常在后面殿后以外。

在記憶深處的某個地方,布魯諾感到了危險正充滿在他們四周,看著他們,隨時準備要攻擊。他無法確定自己的恐懼是不是對的,或者只是他想起自己本族被趕出去的恐怖日子以及知道礦坑仍被占據之后的反應。

他繼續緩緩前進,因為這是他的故鄉,他不想再次放棄它。

在走道某段曲折之處,影子越變越長,并且開始動了起來。

其中一個伸出手來抓住了沃夫加。

死亡般的寒意進入身體使得野蠻人顫抖。在他背后,瑞吉斯尖叫了一聲,突然移動的黑影開始在他們四個人身邊舞動著。

沃夫加由于大吃一驚來不及反應,又再一次被打了。凱蒂布莉兒沖到他身邊,用她在入口廳撿起的短劍劈進黑影里。當刀刃穿過黑暗中時,她感覺到輕微的一緊,好像她砍到的東西并不完全是在這個地方。她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特異敵人的本質,只能繼續亂砍。

在走道的另一邊,布魯諾的攻擊更是絕望。有幾條黑色的手臂突然伸出來打他一下,但是他憤怒的檔格卻沒有辦法結結實實地把它們推開。一次又一次,當那些黑暗抓住他的時候,他感覺到了刺骨的冰涼。

當沃夫加恢復精神之后,第一個本能的動作就是揮出了艾吉斯之牙。但是凱蒂布莉兒看出了他要做什么,用喊聲阻止了他。“火把!”她喊著說。“把火放到黑暗里,”

沃夫加將火焰**影子的中央。黑影立刻退縮了,由于光明的出現而閃到一邊。沃夫加要追上去,把它們趕到更遠之處,但是被在恐懼中縮成一團的半身人絆倒,跌在石頭上。

凱蒂布莉兒撈起了火把,**地揮動著,以確定這些怪物不敢過來。

崔斯特知道這些怪物。這些東西在黑暗精靈的疆域中是常見的東西,有時甚至和他們種族結盟。他再度使出天生的力量,用魔法火焰照亮了這些黑影,然后沖過去加入戰局。

這些怪物呈人形,就好像世人的影子一樣;但是他們的邊緣常常變換,并且會跟周遭的影子融在一起。它們的數目遠遠超過這群伙伴,但是它們的好同志,讓它們躲藏的黑暗,已經被黑暗精靈的火焰所奪去了。失去了掩護,這些活生生的影子對這群人的攻擊也就毫無防御之力,于是一下子就通通溜到附近的石縫中了。

這群伙伴們也不在這里繼續浪費時間。沃夫加從地上抬起了瑞吉斯,然后跟著快速下走道的布魯諾和凱蒂布莉兒,崔斯特則在后面掩護他們撤退。

在布魯諾敢慢下速度之前,他們已經越過了許多轉彎和廳室。令人困擾的問題再次糾纏著矮人的想法,那是關于收復秘銀廳的幻想,以及帶他最好的朋友們來到這里明智與否的問題。他現在用害怕的心情看著每個影子,在每個轉彎處都預期會碰到一頭怪物。

而矮人經歷了更細微的情緒轉變。在他感覺到地板的震動之后,這件事就一直縈繞在他的潛意識當中,而跟怪物的一戰使得它完全地浮現了。他不管先前的夸耀,已經接受了他不再覺得這里是家的事實了。他對于這里的記憶,那些早年他的族人在此繁盛的好記憶,都因為這里彌漫著的恐怖氣氛而被挪開了。有太多東西被剝奪了,不只是不滅火把下的黑影。這里曾經是他的神,秘密守護者杜馬松神像之所在,現在則只隱藏了黑暗的居民。

布魯諾的所有伙伴都感覺到了他所受的沮喪和挫折。沃夫加和崔斯特在進來之前就已經料到了,他們比其他人都更了解情況,并且也更關心。如果就像制作艾吉斯之牙一樣,回到秘銀之廳代表了布魯諾一生的高峰的話,那之后就是他人生的下坡了。而且這還是在假設冒險成功的情況下,這趟旅程若是到頭來失敗的話,那對他該是多么大的打擊呢?

布魯諾強行推進,他的視野集中在通向格倫峽谷的小徑以及出口處。在路上的這幾個漫長的星期中,以及剛進來之時,布魯諾全心想著要待在這里,直到他拿回原本屬于他的一切東西,但是現在他所有的感覺都向他高喊:逃走吧,別再回來了!

由于對自己死亡已久族人的尊重,以及為了冒險陪了他那么久的朋友們,他感覺至少應該要穿越第一層。他希望自己對老家突生的反感會過去,或是至少他能夠在一片漆黑的秘銀廳中找到一點亮光。他感覺到跟他同名的斧頭與盾牌在他的手中暖了起來,他硬起了長滿胡須的下巴繼續前進。

走道開始往下傾斜,旁邊越來越少廳室以及小通道。在這個路段熱風從下頭上來,對矮人而言是種揮之不去的折磨,不斷提醒他在下面有些什么東西。然而這里的影子比較不能藏東西,因為墻彎曲的弧線更流暢或是更方正了。繞過了一個角度尖銳的轉彎,他們來到一座大石門前,惟一的一塊石板擋住了整個走道。

“這是個房間嗎?”沃夫加問,他握住了沉重的門環。布魯諾搖了搖頭,不太確定里面是什么。沃夫加把門拉開,里頭是另一條走道的延伸,對面的盡頭是另一扇沒記號的門。

“十門,”布魯諾說,他再度想起了這個地方。“下坡上的十座門。”他解釋說。“每扇門后面都有門閂。”他走進了大門,將一根沉重的金屬桿往下扳,它一頭裝有絞鏈,可以輕松地橫過門放下,卡在門鎖上。“過了這十座門之后,還有十座上坡的門,每座門的另一邊都有一根閂。”

“所以如果你們要從敵人面前逃命,你就進來之后把門鎖上。”凱蒂布莉兒推理說,“然后在中間跟你們從另一邊逃走的族人碰面。”

“在中間的兩扇門之間,有往下層走的通道。”崔斯特補充說,他看出了在這防御性建筑背后簡單但有效的邏輯。

“地板上有活門。”布魯諾證實說。

“也許是個可以休息的地方。”黑暗精靈說。

布魯諾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他回想起的東西是正確的,幾分鐘之后,他們就越過了第十道門,走進了一個小的橢圓型房間中,面對了門閂在他們這邊的另一座門。在房間的正中央是地板門,似乎已經封了許多年,也有一根閂閂住它。整個房間的周圍的墻里,都有許多相似的陰暗凹室。

在迅速地檢查證明此處安全之后,他們將出口封住,并卸下身上沉重的裝備,因為身上的熱氣悶在里面,讓他們感受到壓迫。

“我們已經到了第一層的中央了,”布魯諾心不在焉地說。“明天我們就會找到峽谷了。”

“然后要去哪?”沃夫加問,他內心的冒險靈魂仍然希望能突進到礦坑深處。

“出去,或下去。”崔斯特回答,他回答第一個答案時特別強調,使得野蠻人了解到第二個答案幾乎是不可能的。“到了那邊我們就知道了。”

沃夫加仔細地看了他深色皮膚的朋友,想要找出一絲他原有的冒險心,但是崔斯特似乎跟布魯諾一樣急于要離開。在這里的某種東西使得黑暗精靈平常源源不絕的熱忱渙散掉了。沃夫加只能猜想,崔斯特也正跟自己過去在相似黑暗環境中的不愉快回憶作戰當中。

敏銳的年輕野蠻人猜對了。黑暗精靈在地底世界的回憶地助長了他離開秘銀廳的希望,但并不是由于任何回到小時的環境中所造成的情緒激動。崔斯特現在關于魔索布萊城的深刻記憶是黑暗的東西住在地底黑暗的洞中。他感覺現在他們處身于矮人的古老廳室中,這恐怖到超出地表居民的想象。他并不擔心自己。他有黑暗精靈的本能,能夠在任何情況下面對這些怪物。但是他的朋友們,除了有經驗的矮人之外,在戰斗中都會大幅不利,如果他們還待在礦坑里,他們必然要以劣勢面對這些怪物。

而崔斯特知道有許多眼睛正盯著他們。

恩崔立爬了起來,將耳朵貼到門上,他之前也這么做了九次。這一次,盾牌掉到地上發出的誰當聲讓他臉上浮現出了微笑。他轉身對西妮和波克點了點頭。

他終于抓到他的獵物了。

他們進來的門由于令人無法置信的一擊而震動。這群剛剛結束長行進、停下來休息的伙伴們驚訝地回頭望,并且在第二擊將石門打成碎片時都感到了恐懼。魔像沖進了橢圓形的房間,在瑞吉斯和凱蒂布莉兒還沒來得及拔武器之前將他們踢到一旁。

怪物可以直接把他們踩扁,但是吸引了他所有感覺的目標卻是崔斯特·杜堊登。它跑過這兩人身邊,要找出黑暗精靈的所在。

崔斯特并沒有很驚訝,他閃身到房間邊上的影子中,然后沖向已破的門,以免有別人進來。然而他沒辦法躲過丹帝巴加在魔像身上的魔法偵測,波克幾乎是立刻就轉身向他前進。

沃夫加與布魯諾正面迎上怪物。

恩崔立在波克之后馬上就進了房間,他利用魔像所造成的騷亂在不被人注意的情況下溜進了門,然后用與黑暗精靈相似的模式閃身到陰影里。當他們兩人到了墻的中點,兩人都碰到一個跟自己很相像的身影,以致不得不在出手之前停下來打量對方。

“我終于碰上了崔斯特·杜堊登。”恩崔立輕蔑地說。

“那你占優勢,”崔斯特回答,“因為我不知道你的任何事。”

“你會知道的,黑暗精靈!”殺手說。他笑了。他們在一片模糊中對上了,恩崔立殘酷的軍刀以及鑲著寶石的匕首迎上了崔斯特舞動的彎刀。

沃夫加用全力將他的錘子錘到魔像身上,它由于專心要去追崔斯特,所以連假裝防御都不做。艾吉斯之牙砸在它的背上,但是它根本沒去注意,又再度開始走向獵物。布魯諾和沃夫加不能置信而對看了一眼,再次追上去,錘子和斧頭如雨般落在它身上。

瑞吉斯貼著墻躺著一動也不動,他被波克的腳踢昏了過去。然而凱蒂布莉兒再次站了起來,拔劍在手。墻邊戰斗者的優雅**以及技巧讓她呆呆地觀戰好一陣子。

西妮就在門外,同樣地也被吸引住了,因為黑暗精靈和恩崔立的戰斗跟她以往曾看過的都大不相同,兩個用刀劍的高手在絕對的**中揮舞著他們的武器。

兩個人都精確地預想到了對方的動作,反擊對方的反擊,在不分勝負的戰役中腳步前進后退著。兩人都立刻對對方的動作作出反應,惟一讓旁觀者感到戰斗現實的只有彎刀與軍刀撞在一起時,鋼鐵與鋼鐵迸出的叮當聲。他們移進移出陰影,在平分秋色的戰斗中尋求一絲一毫的優勢。然后他們滑進了壁上某個凹室的黑暗中。

他們一消失,西妮就記起了她在戰斗中所擔負的角色。她毫不遲疑地從腰帶上取出一根魔杖,指向了野蠻人與矮人。如同她非常希望看到恩崔立與黑暗精靈間的戰斗告一段落一樣,她的責任心告訴她,要讓魔像盡快脫身去抓住黑暗精靈。

沃夫加和布魯諾把波克打得倒在石頭地上,布魯諾彎身鉆到魔像的兩**,沃夫加猛力一錘,波克倒下了。

然而他們的優勢保持得并不長久。西妮的能量箭**了他們身上,它的力量使得沃夫加向后飛到半空中。他在對面的門附近翻了個身站穩了,皮背心燒焦了正在冒煙,他整個身體因為震動的余波而刺痛。

布魯諾被直接打到地上,他在那里躺了好一會兒。他并沒有傷得很重,矮人是跟山石一樣頑強的,特別是對于魔法有抵抗力,然而當他的耳朵貼著地板時,他聽到的一種特殊隆隆聲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模糊地記起了小時曾聽過這個聲音,但是他沒辦法正確指出它的來源。

剛才黑暗精靈與殺手所在的地方現在只剩灰塵在飄。時間對布魯諾來說似乎凍結了。他被固定在那恐懼的一刻里。壁里凹室的天花板上掉下來一塊重重的石塊,奪走了矮人無用的最后一絲希望。

石造陷阱的動作只增加了房間中的激烈震動。墻壁裂開,天花板上的石塊都松動了。在其中一邊的大門,西妮呼叫著波克,而同時沃夫加在另一邊拔開了門閂,對他的朋友們大喊。

凱蒂布莉兒跳起來,沖到倒下的半身人身邊。她一面拖著他的腳踝往遠處的門走,一面對布魯諾呼求協助。

但是矮人在那一刻里茫然了,他雙眼無神地望著凹室的廢墟。

房間的地板裂開了一條寬縫,威脅著要把他們的退路切斷。凱蒂布莉兒一咬牙,下定決心往前沖,到了安全的地方。沃夫加對矮人大叫,甚至回頭找他。

然后布魯諾站了起來,慢慢地垂著頭走向他們,在絕望中幾乎希望他腳下裂開一條縫,讓他掉進黑洞之中。

這樣才能讓他從無法忍受的悲傷中解脫。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冰風之谷-白銀溪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92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