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隨身帶個侏羅紀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三章 許所長的仗義

第六百八十三章 許所長的仗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隨身帶個侏羅紀 第六百八十三章 許所長的仗義

“高考就剩下一百天了,同學們,該緊張起來了!”老師站在講臺上語重心長不厭其煩地重復著。“一百天,你這一百天的努力與否,對你以后的人生道路,有著決定性的作用啊同學們!”

高考還剩下多少天,這幾乎已經成了每個畢業班,每位老師們的口頭禪。為了高考,課外活動已經成為一種傳說,學生們耳邊充斥的除了高考還是高考,每天除了復習就是考試,考試,考試!

甚至連老師們的態度都變了,以前遇到上課遲到的總會數落幾句,現在則是簡單的來一句:“遲到了吧,快點去坐下,第大一題都講完了,不會等下課了你問問同學……”

這種情況下,就連最沒心沒肺的學生,就連那些壓根沒打算考個什么出來的學生,都會在某個時刻突然良心發現,拿著書本狂學一陣子說不定出現個奇跡,讓咱也考個差不多的分數呢!

“你這記性可真好!”教室的一角,安長河一臉佩服地對燕飛小聲說道。“我這還有幾套老題,里面有幾個題型以前考過,現在老師都不講這些老套的題型,不過我看有個高考資料里還有這樣的題……”

“那咱們的老師怎么不講?”燕飛小聲問道。

“有些題型老師們覺得可能過時了,就干脆不講免得浪費大家精力吧!”安長河賊頭賊腦地笑著道。“其實咱們這的老師,就算是一中的也就那樣,一年能預測對三五道題就成神了。靠他們預測的也不一定多靠譜,反正你記性好,老師講的也都學的差不多,再看點其他類型的題型沒壞處。”

這個同桌變化可真大,自從燕飛給他承諾了考不好學就去場里干活,安長河的精神頭就開始一日好似一天。現在也很少像以前那樣,每天都愁眉苦臉的和一個遇到三年大旱的莊稼漢老頭似的,遇到同學們來問題,也不再像以前異樣,干巴巴地把解題思路解釋一遍了事,偶爾還會開個玩笑什么的。

此刻的安長河,用一個詞形容最貼切:海闊天空。

當高考這座大山壓得他喘不過氣,只能低著頭看腳下那一小片土地的時候,有人忽然告訴他就算扔下那座大山,前面依然有路可走的時候,他挺直了腰舉目四望,才知道天是藍的,草是青的,窗外的春光是明媚的。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人,整年整月的待在一個不怎么見到太陽的小屋子里,忽然有一天開著車狂奔在告訴公路上,看著藍天白云,前方有是直達天際的寬敞大路,有巍巍高山,有寬闊大河……

那種感覺,真的難以言表。

所以安長河變了,變得開始在課余時間,也能和同學們談笑風生,平時見到人也能露出笑臉,甚至偶爾還在吃飯時間,路過操場的時候,笨拙地去搶個籃球,再笨手笨腳地投過去,看到那籃球連球板都不沾后哈哈大笑兩聲笑著跑開……

同學們雖然不清楚他變化的原因,但是毫無疑問,這樣一個同學,大家肯定更愿意和他接觸。聽他講以前參加高考時遇到的‘趣事兒’,聽他一副大大咧咧地樣子,說高考就是那么回事,考試的時候要如何如何放松才行,越緊張越容易出錯。

也許日后同學們回憶起來,會覺得他那一副故作豪爽大氣的樣子有點傻,但是在現在這樣每天被老師們提醒,離高考還有幾天的日子里,無疑是一種讓大家安心的舉動。

班里一部分愛學習的同學,現在也經常和他一起鉆研一些試題,而不再像以前那樣,和他一直是一副若即若離的樣子。

而安長河也沒有辜負這些同學們,主動找了不少試題試卷,甚至還主動給以前已經上大學的同學寫信,讓人幫他買幾份其他城市的備戰高考的學習資料,拿來和大家一起分享。

一個參加了幾年高考,成績還不錯的老復讀生,發揮出了主觀能動性,效果還真的挺不錯,連燕飛都能感覺到周圍同學們和安長河之間的這種改變。

當一個人發現身邊的某些事情,忽然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就算和自己關系不大,也會由衷到覺得心情愉快。

所以從市里回來到學校上課的燕飛,這一個下午都快忘了自己中午還在市里,出一百六十四萬買一個不讓自己再看到某人的事情。

就在快放學的時候,因為最后一節是政治課,燕飛早早地就收拾了課本,老神在在地想著晚飯吃什么好,無意之中朝恐龍世界一看,頓時樂了起來。

安長河看到燕飛一直心不在焉地,又突然變得挺開心,忍不住嘀咕道:“就算你能把課本背下來,也沒必要這么開心吧?這不是刺激我嘛!”

真的挺刺激人的,安長河雖然覺得自己學的挺不錯,很多題都已經倒背如流,但是每到上課,還是要認真聽講,一遍遍地地鞏固那些知識點,就怕到高考時候不夠熟練,漏掉個一點兩點的丟分數。

但是和燕飛這種記憶之后就和印在了腦子里似的,一比較就有差距啊!

燕飛樂呵呵地小聲道:“不是,我是感覺,今天是自己的幸運日,說不定要遇到好事了。”

“好吧!”安長河也不知道他說的什么意思,又不是多嘴的人也沒問,只是開了個玩笑。“還有五分鐘下課,你趕緊趴桌子上睡兩分鐘,夢里好事就來了。”

燕飛嘿嘿一笑,不再多說。

五分鐘時間快的很,轉眼之間下課鈴一響,燕飛卷了兩本安長河新給自己的資料就走人了。

不想開著摩托車還沒到政府門口,就看到派出所門口,許大所長一臉張望地樣子朝著這邊看,一見到自己就遠遠地沖自己揮手。

燕飛開著摩托車到許所長身邊停下,還沒開口說話,手機也響了。

接聽起來就聽到了有兩天沒聽到的林保國的聲音:“小飛你又干什么呢?隔兩天你不搞出來個大新聞就不舒服是不是?好歹你現在都是知名企業家了,和一個老混混頭子鬧起來,還說出那種話,你覺得合適嗎?”

啰里啰嗦地說了一大通,都沒什么好話,當然也不算什么壞話。總之就是苦口婆心地勸解燕飛,你要注意形象,你要注意社會影響,你現在是知名企業家,不要再像以前和個熊孩子似的,想到什么就干什么,任性妄為不顧后果……

最后還叮囑,你要趕緊想個辦法,消弭了這件事的影響,不然的話對你太不好等等等等。

燕飛心里怎么想沒人知道,口頭上答應的是挺好聽的。林保國自己哇啦啦喊了半天,聽到燕飛這邊風輕云淡的保證一定照他說的做,也只能有氣無力地嘆口氣,又啰嗦著勸兩句掛了電話。

終于掛上電話,燕飛這才抬頭對旁邊等待良久的許大所長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這個舅舅年紀不大,更年期來的比較早,一說起來就沒完。那個,許所長你有事兒?”

許大所長黑著臉,半天才憋出來一句話:“我的更年期,也要提早來了。”

關注燕老板的人還是挺多的,許所長自認年前年后那幾天,和燕老板配合的相當不錯,兩人也算有了點交情,所以在聽到了一個不太好的傳聞之后,就打電話到場里,知道燕飛去了學校,才看著時間在路邊等燕飛。

結果聽到燕飛的電話,知道林保國打電話說的也是同一件事,還被燕飛說人家是更年期,再想想自己將要說的話,臉不黑才怪!

但是,該說的還要說,許昌盛覺得這是自己作為朋友,必須要做的事情。

年輕人的交情,來的就是快。

許昌盛來三岔河鄉時間也不短了,在打死小偷事件發生之前,燕飛一直避免和派出所有過多的交往。然而當一開始交往,現在許昌盛已經把他當朋友了。

實際上,是事實讓許昌盛認識到,一開始他覺得的那些燕老板做的,讓他看的不怎么習慣的事情,最后的效果卻挺明顯的。

糊里糊涂處理了一個打死小偷的案件,結果就是三岔河鄉的不少人,包括原來一些不怎么愛和自己打交道的人,如今見了自己都挺熟絡地和自己打招呼。

然后是抓的那一波賭博的,除了震懾得本鄉賭博事件已經基本杜絕,另一個好處就是,他還得到了縣里乃至市里,還有家里一些長輩們的來電表揚。

隨著大家生活好轉,過年時期打牌賭錢,在不少地方都屢見不鮮。自然地,因為賭錢出事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兒。

這種事說巧也根本算不上多巧,總之許所長過年期間不放松嚴抓農村賭博行為的事情,就成為了一件防微杜漸,行動在號召之前的典型。

對于他們這些端金飯碗的人來說,辦出這種事情,那功勞簿上,是要添上厚厚一筆的。甚至好不夸張地說,不知道有多少和他一個行業的人,都想做出來這么一件事來響應號召做出來成績,和在號召之前做出來成績,這差距根本沒法形容啊!

盡管這些燕飛根本沒考慮這么多,但是許昌盛覺得,自己要懂得感恩。

所以一聽說燕飛中午干出來的事兒,他就來‘提前更年期’了。

都是年輕人,太過義正言辭的話許所長也沒多說,只是簡單地表示,這件事自己可以活動一下,把影響降到最低。至于說欠賬的那位,許所長甚至直接表態,自己可以通過一些關系,對那家伙的過往調查一下。

家學淵源的許所長話說的話比較含蓄,不過話里話外的意思也明確的很。像曾某人那種渾身灰不拉幾的人物,只要有心去查肯定能找出來問題,哪怕是問題不大,收拾他一下給他個警告還是沒問題的。

許所長確實有這個自信,他在家人打電話表揚自己之后,也說了自己能有這份功勞,和當地某燕姓老板的支持是離不開的。

當時他的家人就表示,既然你受了人家的人情,咱許家人不能跌份,人家幫了咱,如果遇到人家有什么事兒,只要不是太過違反規矩的事兒,你該出手時就出手,家里對你肯定是全力支持的。

不過燕飛就笑了起來:“我就是鬧著玩的,嚇唬嚇唬他。你放心,出不了什么事兒。至于說我的名聲影響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只要我把合作養牛繼續推廣開來,把萬城黃牛的名聲打出去,這點小事的影響根本算不了什么。”

許所長還有點擔心:“要不我還是給家里說一下吧?萬一那個曾老板狗急跳墻,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來,那不就晚了?”

燕飛反過來安慰他:“要不要我給你表演個手抓子彈看看?不是我吹牛,除非他抱個機關槍來,否則他還真拿我沒法。你要相信我,很早以前我還沒神功大成的時候,就遇到過有拿噴子來對付我的,現在他人呢?”

許所長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看過的卷宗,居然有點相信了燕飛的話:“你真能手抓子彈?”

要不說年輕人的想象力比較豐富呢,許所長這么想,居然……想到了真相。

可是燕飛反而縮了,他還真不好表演這個說歸說,真表演出來,那就有點嚇人了。

“吹個牛唄你也信?”燕飛打個哈哈。“不過你放心,就算是他真有噴子在手,總得瞄準扣扳機不是?我抓不住子彈還能躲不過去嗎?”

鬼扯一通,弄的許所長也是云里霧里,猜不出這位燕老板有多大能耐了。不過燕飛的目的也達到了,讓許所長不再糾結于給家里打電話。

回到場里,扒拉了幾口飯,燕飛就拿著帶回來的資料,用備戰高考的名義,理直氣壯地回到房間關上門。

學習是不會學習的,高考那點知識,真弄透了也就那么點內容他這是著急進恐龍世界。

因為恐龍世界的大河基地中間,有苦力在地上弄出來了幾個大字:老板,有事匯報。

很顯然,苦力們絕對不會隨隨便便地招惹和大魔王似的老板,敢這么干,那應該就是真有事。燕飛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情況,好奇心誰都有的,不去看看什么事兒忍不住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隨身帶個侏羅紀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68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