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游戲開發指南  >>  目錄 >> 第432章 關于催婚那無處安放的熊熊戰意

第432章 關于催婚那無處安放的熊熊戰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游戲開發指南 第432章 關于催婚那無處安放的熊熊戰意

葉沉溪和夏青魚以及阮竹三人走上二樓,來到老夏書房的時候,這大叔正操縱著一個一看就是他自己親手捏出來的,跟他自己有三四分相似,不過與他本人威嚴氣勢與面目自帶的狠辣氣質不同,游戲角色還仙風道骨的。

服裝是一件唐裝,其實唐裝并不指代某種特定服裝,更不是唐朝的服飾,而是所有中式服裝的統稱。像游戲里老夏穿的這件,立領、連袖、對襟、盤口,這幾大要素是唐裝的標志,顏色以古時帝王黃為主體,側面上書毛筆狂草,其字為“燥”……

總比某些影視作品里劍神一笑的西門吹雪將自己的名字寫在衣服上好一點吧,再加上左右兩袖一邊一句“生死有命”和“富貴在天”,那太形式主義了。

這是之前《失樂園》上線前青魚舉辦服裝設計比賽的優秀獲獎作品……之一,隨后也被橫公加進了游戲中。設計者是一位中國玩家,大概是為了融合中西方兩種文化吧,唐裝加上嘻哈,初稿中還配有墨鏡和大金鏈子,就差根雪茄了,很騷,有種“寶貝兒們燥起來!”的感覺,后來大概自己也覺得過分了些,把墨鏡和金鏈去掉了。

這套服裝在游戲中相當稀有,比一些定制品牌更討玩家喜歡,尤其是收到國外很多玩家們的追捧。《失樂園》中是有一些品牌定制服裝的,青魚和那些品牌達成了合作,游戲中有一雙瓦倫蒂諾去年年底推出的男鞋,也有一套卡紛的女性婚紗,這些通常情況下穿在身上走在素質廣場都是逼格油然而生,完全可以橫行,總是被圍觀的焦點,但一般看見這件帝王唐裝,還是只能選擇繞道墻角了。

目前此衣在FG玩家交易市場中的價格被炒到了1200人民幣左右。

買什么股票比特幣啊,FG理財了解一下。

此時才到了倒數第四個毒圈的樣子,離決賽圈還早。不過局勢有點特殊,屏幕上顯示著場中只剩七人,老夏這邊是四排剩兩人,看局面對面大概還有兩個隊伍的樣子。

葉夏阮三人就站在夏宇闔身后,宛如大學宿舍里站在同學背后看人家玩游戲。

老夏還能抽空回頭,展開笑顏:“回來啦?”

又立刻回頭緊盯屏幕,緊握鼠標,面色嚴峻,兩種表情也是無縫銜接。

“老張,兩百四方向,那堵矮墻背后,一個伏地魔。”

葉沉溪之前在直播的時候說過這些詞兒,當然是用中文,然后網友們覺得簡直貼切,很快伏地魔啊,老陰逼啊,龍蝦啊,天命圈啊這些詞組也隨著游戲的火熱傳播開來,其實在造梗這方面,中文真的不是針對其他某種語言。

“爸,你連這個都知道啊?”夏青魚懵著問道,她以前不知道自己爹玩游戲這么懂呢,又問,“老張?莫非是張叔叔?”

反正夏宇闔的那些朋友,夏青魚喊各種叔叔的,也都是非富即貴的一方豪強。這些人按常理想平日里工作之外休閑生活大概應該是文玩,古董,藝術收藏品,品茗鑒酒之類,要是心態年輕或者追求西方那一套,那就豪車純血馬,手表高爾夫,約出來吹吹牛扯扯皮,聊聊產業,搞搞論壇什么的。

然后……被夏宇闔拉過來打游戲了。還不是就《失樂園》一款游戲,從青魚的第一款頁游上線的時候就喊過來了。老夏的面子也不能不給,那是人親閨女,反正每款游戲就算不玩也要充點錢意思意思吧,雖然老夏也沒要定期檢查大家戰斗力到了什么程度,不過找個機會抽空還是“抱怨”一下,“哎呀,老夏啊,你女兒那個《永恒之戰》我開了500多個箱子,怎么一個史詩都沒有出來啊?手有點酸喃。”

這話老夏也是不信的,肯定是叫秘書助理開的啊。

他們有的后來也才知道現狀……心想老夏,你女兒公司比我自己的還賺錢啊,我這資助算什么意思……

好在老夏也不是經常組局,偶爾吧。

其實他們有時候還覺得偶爾玩玩游戲也還可以啊,跟孫子輩還能有些共同語言,按年紀他們好些其實都比老夏要大10歲左右,他們的孫子輩那些都是高中或大學的年紀,青魚網絡的忠實用戶。

到了《失樂園》上線,一群人又來蝗蟲一陣了,組成的這個中老年隊伍,那是真正的夕陽紅槍法。但有時候用到智謀陰死一群敵人的話,感覺比起商場上整死競爭對手可能單純從陰人的快感上講,還要突出一些。

“對,就是老張……哎哎哎!老張別沖動,等刷圈,別沖上去,你剛得過別人嗎。”

又一個毒圈刷新了。

夏宇闔嘿嘿一笑,望向媳婦女兒女婿:“哎喲,天命圈!”這用的是川話,之間那個毒圈幾乎就是以他們隊所在的區域貼邊,又有掩體掩護,還卡住了進圈的要道。

夏青魚捂嘴:“爸,你人設崩塌了。”

崩塌就崩塌吧,但這一局老夏,吃雞了。

雖然在夏青魚和葉沉溪看起來,對局算得上激烈但競技水平,一般。

截圖留念,發微信朋友圈,老夏臉上的笑意發自真心。

順帶一提,這時候微信已經上線剛好一年,用戶數量已經增長到6500萬,尤其是近兩三個月,幾乎每天都是以40萬新增用戶的速度在增長,朋友圈功能也比原本提前了半年左右(原本是12年4月)上線,他們好像也從青魚FG上尋獲了一些社交理念上的靈感。

社交領域,騰華依然拳打南山,腳踢北海。

“爸,你可越來越潮了。”夏青魚搖頭。

“年輕真好。”老夏也不否認。

“你這什么分段啊?最后對面連走位都不會,站著跟機器人似的一動不動跟你對槍,不……還沒有來福聰明。”

“餃子呢,也回來嗎,怎么不帶上來?”

餃子其實是夏宇闔送給夏青魚的,06年冬天夏青魚大四上半學期還沒結束時就搬出了學校,自己進行開公司前的市場調研,一系列的數據采集,也是在埋頭構思自己那個后來胎死腹中的回合制端游項目,策劃案一大堆啪啪就是寫,然后被葉沉溪直接否決,一頓理論然后換成《神仙道》那個。

在學校里住宿舍那是沒辦法,但搬出來了夏宇闔希望女兒能夠住得舒適,于是給她在軟件園所在的城南買了一棟二層的獨棟小別墅……買了后又覺得兩百多平米一個人住還是太大了,顯得空曠,又怕她寂寞……真是矛盾啊。

于是給夏青魚買了條狗。

夏青魚小時候倒是沒有表現出過對寵物有特別的喜愛,也從來沒跟他提出過家里養寵物的請求,事實就是有些人根本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原本說不要不要,你送給她之后還是很誠實的,喜歡得緊。

后來夏青魚去了黃浦后,葉沉溪經常到夏宇闔這邊來也帶著餃子,搞得夏宇闔和餃子見面的次數都比和夏青魚多,感情迅速升溫,連帶著后來的湯圓,抄手面條和餛飩,這群餃子的小弟也愛屋及烏。

夏青魚朝樓下喊了聲:“餃子!”

樓下傳來“汪汪汪!”

意思是餃子就在樓下呢,夏青魚又道:“所以……爸,你剛才到底什么段位?”

老夏這轉移話題能力在夏青魚面前不是很好使。

“唉,青銅3……滿意了吧。”夏宇闔扯胡子,臉上依然是滿不在乎的樣子,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轉移話題事兒。他確實很難得吃一次雞,也不是每天都會玩。

本身都是青魚的游戲,而且是在玩家中非常有基礎得到認同也廣泛傳播的成熟分級體系包裝,《永恒之戰》會和《失樂園》有大量的重疊用戶,所以也就沿用了《永恒之戰》的設定,清晰直接,也不需要付出新的理解成本。

“我鉑金3了。”夏青魚說,有些得意的樣子。

阮竹道:“走走走,去客廳聊,凈聊些我聽不懂的。”

老夏道:“要跟女兒培養共同話題啊,本來見面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以后沒東西聊了怎么辦,女兒現在一門心思撲在游戲上,不聊這個聊什么,聊什么你才懂?”

葉沉溪和夏青魚頓時覺得有點怪,老夏反映有點過激了吧,有種莫名的危機感來襲。

阮竹面色如常,毫無波動,然后道:“生兒育女的我就懂。”絲毫不讓,反懟了回去。

唉,原來埋在這里呢。

本來今年回家就已經做好這事兒的應對,老兩口非得繞一個圈兒。

夏青魚面無表情:“爸媽,你們這樣玩謀略,在我們面前真的好嗎?”

阮竹不解的樣子:“什么謀略?”

“你看你們繞了一圈又到這兒了,直接說不就行了嗎,繞這么大個圈子干嘛。”

“那我們就直接說了啊。”

夏青魚:“……”

無語有時候會被理解為默認。

“啥時候結婚?”說直說,就直說,阮竹其實結婚之后性子也有點兒向夏宇闔靠近的感覺,夏青魚求仁得仁。

夏宇闔這個時候倒裝起好人來了:“你看你,哪兒有問得這么直白的,好歹鋪墊一下嘛,情景不對本來有答案的也不好回答啊。”

其實這兩位吧,也不是真正的那種有多急,對這兩他們也沒那么多擔心的,葉沉溪的家庭背景又一人吃飽那種,反正也就沒事兒催一催吧。

二樓小會客廳里,夏青魚和阮竹坐一起,葉沉溪和夏宇闔在另一邊,餃子在夏青魚腳邊打盹,湯圓有樣學樣,也靠得很近。它自從進到公司第一天就對餃子惟命是從,視為狗生榜樣,這本來是童玲和饒斌倆養的狗啊,現在真成了公司財產了。美短餛飩和貍花貓面條一起趴在不遠處的桌上,也沒打盹兒,就靜坐著,時不時嬉鬧一番,就兩只貓打架那種流星拳,一秒鐘可以揮出去好幾拳那種,打著打著就停手,好像忘了為什么要打架,停手歇會兒又接著打,要他什么理由。

布偶貓抄手性子比較粘人,它很粘葉沉溪,跟另外兩只貓不同。那兩只一般在公司跟陳小凡混,葉沉溪回府南了就拋下陳小凡跟葉沉溪混,夏青魚回府南了就跟夏青魚混,它們好想知道誰是大當家的。而抄手不同,只要葉沉溪在公司里總會跟著他,葉沉溪不在的時候還悶悶不樂地,貓中林黛玉的樣子,也是三貓中“犬化”最嚴重的一只。

此時就趴在葉沉溪大腿上,享受葉沉溪右手很有節奏地順毛,偶爾感覺到動作停下了,還會翻身躺倒,用兩只前爪去把葉沉溪的手掰過來。

這才是真正的別人家的貓。

“還是要訂婚的吧,不訂婚感覺還是有點草率了。”阮竹正在發表意見,“他們倆也算是名人了吧,總要給社會公眾一個交代,而且一般大家族都是應該先訂婚的吧,歐洲啊美國那些,會莊重嚴肅很多吧。”

“不敢茍同啊……”夏宇闔擺手,“訂婚就沒啥必要了,家不家族的咱們中國也不行那一套,別人訂婚那是什么原因,要么宣傳曝光炒熱度,要么是給對方后悔的時間,要么就是條件暫時不允許結不了要等一段時間,你說他們是哪一種?”

阮竹的態度其實是覺得自己家怎么也算是名門望族的,多多少少有些虛榮在其中,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雖然其實也就是從夏宇闔自己打拼開始發跡,但如今夏青魚也有自己的事業,按照貴族氣質養成要三代的理論,再加上她自己娘家也是干部家庭,自己放古代也算是官家小姐,這樣算下來,三代了。

夏宇闔就覺得是直接一點比較好,他本來就是那樣的性子,有時候有些功利的,結婚直接接了不就行了,大擺宴席,府南城同慶個三天三夜,排場什么肯定是弱不了的。

這是兩人的主要矛盾所在,其實好像也不是啥核心矛盾。

對于這種爭執,反正葉沉溪就一個勁回答:“都行。”

夏青魚一直在說:“可以。”

有時候讓兩人一起說,兩人異口同聲:“沒關系。”

非常佛系。

談判一度陷入僵局。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老兩口今天本來已經做好了唇槍舌劍,大費口舌的苦勸覺悟,結果剛才一坐下說結婚,兩人毫不抵抗應允,就說沒AllRight、OK、沒問題,您二老安排就行,反正日期定下來跟我們說一聲,我們好安排工作,推掉邀約,錯開檔期。

二老直接傻了,這種有氣無力使的感覺,很難受啊。

準備好的一堆說辭,以及今天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還有燃燒的熊熊戰意,這無處安放了。

怎么辦?大概就……就只能展開內戰了吧……

葉沉溪和夏青魚抽空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好笑,他們自然是提前說好了的,結婚這個事情說走起就走起的,不過孩子的話兩人還需要等一等,這個并不急,兩人都要東飛西飛到處飛的,會少了很多陪伴的時間,雖說阮竹自告奮勇他們倆帶,但肯定還是需要父母在身邊,那會對孩子性格的養成有關鍵作用。

這一點二老還算可以接受,反正結婚這個前提條件先搞定,對于他們來說今日的戰果累累,大豐收。

今天阮竹和夏宇闔要聊的東西還有很多,可能產生分歧的點可能也有很多,日期,地點,可能邀請的賓客,規格,模式,少不了還要打電話,跟什么風水大師閑聊一會兒,選定各種黃道吉日。

葉夏二人就眼神交流咯,反正太熟練了。

一會兒聽夏宇闔一句:“我們擬定我們這邊的賓客,你們自己的朋友也要弄一份給我們,聯系方式名字稱呼要齊全。”

兩人點頭應是。

“包一個海島吧。”一會兒又聽見阮竹說這么句。

兩人相視一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游戲開發指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