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朝天闕  >>  目錄 >> 第198章 劫活,失明

第198章 劫活,失明

作者:侯之青銅  分類: 歷史軍事 | 熱血 | 穿越 | 重生 | 生活 | 爽文 | 侯之青銅 | 朝天闕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朝天闕 第198章 劫活,失明

幾聲傳自于地底的巨聲悶響過后,整座山體都仿佛為之一顫,旋即山林間便驚起一團黃色的煙云,如似蘑菇云般升騰而起

歐曼云仰頭看騰起的煙云,心里只感慨:真瞧不出,這蘇楚瀾唐時的女人竟然是個“烈性”女子!

待煙霧退散,便有獄族手下擁上去查看,稍后過來報告請示道:

“族領,洞中巨石悉已炸裂,鑿挖幾下應是可以洞穿了。.”

甜兒點頭道:

“嗯,叮嚀族人小心一些開挖。”

措辭間猛有人驚呼,她們急抬目望去,只見于洞底裂縫里穿刺出諸道奪目的光線來,那光線耀眼其間,逼得人目不克不及直視,如是熾焰一般

族人紛紛驚得撤退撤退著避讓,只獨泠竹一人冒著灼眼之痛毅然沖至近前,著急道:

“切莫停下,趕緊將地洞于我鑿開!”

本來她驚見這光線與她在龍門山洞窟間見到的那道光,極其的相似。

這此中不是劉馳馳,還能是誰?!

此時的地宮之中,劉馳馳業已被舍利的光線震懾暈倒,而李默余和令狐珊兩人,皆已目不克不及視物,愣在了當場。(拜見第184章)

劉馳馳醒于一個傍晚。

殷宅的昏色彌漸,四下里俱是散落于院落間的竊竊鳥語,一抹霞光悠然而閑適地布滿窗臺,恬靜中,本身正無端枕靠在一位溫香如玉的美人兒身畔。

這美人已倦得無暇自顧,任由本身一頭青絲如瀑般傾瀉在本身臉上,微閉的雙目長睫似顫,夢里面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泠竹!他于心底柔聲喚道,接而輾轉側身將她一下摟緊。

泠竹醒來,不曾睜眼一滴眼淚便撲簌而出。

“馳哥哥,你可算醒過來了!”

劉馳馳心若憐花般顫抖一下,不語著將嘴唇輕湊到她嘴邊,卻被泠竹一下猛是抽泣般地咬住

咬得如此用力,只教她滿臉都是淚。

他不出聲,略略皺起眉出處著她咬,咬得越是用力,貳表情方才好過一些。

她松口,放任本身的男人貪婪地凝望本身,進而讓他的臉龐摩挲上本身的臉龐,猖獗地嗅吸著本身身上的味道,一剎那間迷醉。

劉馳馳閉著眼睛,從她的臉頰滑落到她沉靜無比的脖灣里,接著是胸前。

“泠竹,你陪了我多少時間?”他囈語般問道。

泠竹微揚起頭,享受般瞇起眼睛,由他微卷的黑發在胸前作祟,只輕聲回道:

“你昏睡了多久,我便陪了你多久。”

“那我昏睡了多久?”劉馳馳昂首看她。

“兩天,足足兩個成天。”

“才兩天罷了!”說著他依然把頭賴進她懷里,貪心不足的樣子。

“哼,你還嫌短,你倒是想要多長時間?”泠竹嘟嘴生氣道,作勢想要將他一把推起,

他忙堆起笑,厚著臉皮去哄她,順帶著一把扯開她腰間絲帶,伸手探進她腰間的衣擺里面

泠竹粉臉緋紅,羞臊地扭捏著身子躲閃,嘴里嗔惱道:

“你措辭就措辭,怎又胡來?此日還亮著,他們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進來。”

劉馳馳不依不饒,嘴里正當“我不管”、“我不管”地說個不斷,叩門聲卻從外面響起了。

泠竹趕緊推他起來,羞紅著臉別過身去整理,卻不料只聽外面阿蠻的聲音。

“少奶奶叮嚀,如是劉爺你醒了,請你兩位一道去中廳議事。”

劉馳馳疑惑一刻,回頭問道:

“阿蠻?是阿蠻的聲音,阿蠻他們回來了?”

泠竹還沒來及答他,只見劉馳馳一個健步便跨躍到了門口。

門打開,阿蠻仿照照舊那副謙卑恭順的樣子垂手站著,不過見著劉馳馳眉宇間已露出微微笑容。

“劉爺!”

劉馳馳欣喜異常,轉而一把摟住阿蠻肩膀,搖晃著連聲道:

“太好了,阿蠻你們回來真太好了!”

阿蠻頭一低,略是收斂著聲音道:

“劉爺,只是阿蠻一人先逃回來了,少爺他們并未回來。”

劉馳馳目色一頓,轉為凝重道:

“怎么回事,那你少爺還有其他人呢?”

阿蠻深吸口氣,這才把嶺南山中發生的工作大致講述了一遍。

縱算是得知殷十六他們大致無恙,劉馳馳還是不由自本家兒地皺起了眉頭。

“兀龍,孟絕海,真是那兩家伙嗎?”

阿蠻點頭道:

“是阿蠻我親眼見到,沒錯!”

劉馳馳自忖著喃喃道:

“想不到那兀龍真投了黃巢的叛軍,這下要治理此人可就難辦得多了。”

阿蠻立于一旁無語,心里所思和劉馳馳一樣。

泠竹于一旁提醒他盡快趕去大廳,甜兒她們皆還在那里等著。

方及昏時,天色稍暗,但府里還未到掌燈的時分。上下雖是忙碌,但一派井然層次,祥和安順,劉馳馳頓時一種重拾人間炊火的感觸感染。

他緊了緊手中泠竹的纖指,扭頭看她,一種說道不明的幸福由然而生。

快走至中廳,就看到一襲白衫的李默余正背著身子陪甜兒措辭,甜兒一臉關切,一瞟眼正看到他們幾個進門。

“馳大哥,你畢竟是醒啦!”甜兒靨笑著起身。

李默余聞聲扭頭,熟悉的淺笑中,劉馳馳卻驚見他眼眉之間蒙著塊煞是扎眼的白色紗布。

貳心中倏然一緊,疾步上去,一手托緊住李默余臂膀。

“默余,你這眼睛是怎么啦?”

李默余微露笑容未答,泠竹趕緊走近解釋道:

“那一日,我們自山上炸開地宮得以進去,找到你們之時,默余大哥就已是雙目不克不及視物了,而你則昏倒一旁不醒,我們暫且無法,只有先將你們救回再說。”

聽泠竹這一解釋,劉馳馳倏然想起什么,急問默余道:

“難不當作是那舍利發出的熾光所致?”

李默余默是點頭,臉上微帶絲苦笑道:

“那舍利一剎那間發出的耀光確實厲害,我與令狐珊只是看了一眼,就雙雙被灼傷眼睛,看不到東西不說,身體也聽不得使喚。幸虧了甜兒、泠竹她們及時趕來,要不然你我三人非困死在那地宮里不當作。”

劉馳馳這才想起,當時洞中還有個男扮女裝的令狐珊。

“令狐珊那丫頭的眼睛也被灼傷了?”

甜兒一旁點頭道:

“她是令狐嗣那廝的嫡親妹子吧,哼!兄妹兩人俱是一丘之貉,助紂為虐之徒,就該是她的報應!如不是默余哥哥代她求情,我哪會放置她在殷府里住下來養傷,早該打發她去找她那亡命之徒的兄長了!”

劉馳馳又驚道:

“你們見過她那宣威將軍的兄長?”

“何止見過,還結結實實遭遇了一仗。”甜兒微是冷冷一笑。

劉馳馳這才發覺,本身昏睡兩日未醒,錯過了知道一大堆工作。

泠竹瞧他一臉狐疑不解的模樣,不由得把前幾日在山上發生的工作都講訴了一遍。

默余也是第一次聽得這么周全,前兩日甜兒雖也有跟他零星說起過,但礙于不清楚令狐珊和他們的關系,所以一直沒說那么細致。此時由泠竹將前后顛末娓娓道來,只聽得這兩人冒出了一頭盜汗。

要知道但憑兩個女兒家,于一晚之間力拼神策軍和驍騎營兩大陣營,著實令人驚嘆折服,想到此中艱險,兩人都不免有些心生后怕。

當講到后山上面俄然呈現的粉衣女子之時,甜兒不免對劉馳馳瞟之以顏色道:

“馳大哥,你可是認識這樣的一位女人?”

劉馳馳一頭霧水,全然不解道:

“我幾時認識過這樣的女人,奇怪了,你為何不問默余,單單只問我?”

默余一旁苦笑道:

“你安知道她們不曾問過我,早問過,我又怎能認識。”

劉馳馳啞然掉笑,轉念說道:

“你們想知道她是何人,直管去問她本人就是,何必繞一圈子來試探我們?”

甜兒回他:

“那時我們心思全在你倆人身上,哪顧得上細問,只聽她說了一句,她來自我所不曾知道的處所。等泠竹妹子炸開地宮將你們三人救出,再去找她之時,她人已不知何時早分開了。來去俱是倉促,當真是神秘莫測至極。”

說畢,又話中有話地來了一句:

“她干事的路數,當真和你常日里的路數好有的一比,都是一般神秘兮兮,來去皆無陳跡的。你說,我們不懷疑你認得,還能懷疑誰去?”

劉馳馳正待要苦笑應答,卻被她一語恍然間點醒,愣住了神。

歐曼云?甜兒口中的粉衣女子難道是歐曼云?甜兒是在提醒我這女子也來自不為人知的異世界?如此,除了歐曼云還會有誰!

想到這里,劉馳馳心中霍然一暖,恍惚間又看到阿誰跳著瑜伽操的健美身影。

她歸去了嗎?她必然歸去了,因為她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

好可惜,竟沒遇見她,此次后又不知何時能見了。

他略是有些悵然

泠竹發覺他表情異樣,直推搡他肩道:

“哎,甜姐姐問你話呢?”

泠竹不當作能不敏感,因為她是個女人,要命的是,她還是個那么在乎他的女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朝天闕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