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mg不限制ip送彩金38·奇幻 武俠·仙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紅樓名偵探  >>  目錄 >> 第618章 睹物思人

第618章 睹物思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紅樓名偵探 第618章 睹物思人

眼見太子府漸漸掩映在風雪中,孫紹宗放下車簾長長的出一口惡氣。

要說方才在太子面前,他也稱得上是犯言直諫了,尤其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八字,堪稱刺中了太子的逆鱗。

不過也正因為知道,這是太子的逆鱗所載,孫紹宗才選擇拿那些太監開刀,打響回京后的第一槍。

蓋因在書信當中,孫紹宗早就發現太子之所以會親近宦官,并不是真心倚重他們,只是內心深處的自卑感,讓他覺得只有這些閹宦,才不會對自己有不恭敬的念頭。

而孫紹宗恰恰就針對這一點,編造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說辭,去觸動太子心中最敏感的自卑。

從而讓他認定,繼續倚重這些太監,只會讓更多人聯想起,他下面沒有卵子的事實。

甚至還會因此影響到他登基稱帝,乃至其后的雄心壯志!

這兩相對比之下,太子會做出如何選擇,也就不言而喻了。

這想當個‘諍臣’也著實不容易!

但眼下也實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原本孫紹宗主動離京,是準備遠離奪嫡的大戲——誰承想出去兩年,這場大戲還遠遠沒有落幕。

不僅如此,太子還明里暗里的宣揚,儼然把他說成了左膀右臂。

這下就算想撇清,也沒那么容易了——再說太子雖然廢柴了些,卻在奪嫡一事上占據先天優勢,孫紹宗也實在沒有道理,選在這時候和太子鬧翻。

不過為了預防可能存在的風險,孫紹宗決定在輔助太子之余,盡量擺出一副‘純臣、諍臣’的架勢——先刷些好名聲,以后真要有什么意外發生,轉起舵來也方便些。

而太子府里,這些已然傳出惡名的小太監們,自然是刷聲望最好的祭品。

“老爺。”

這時忽聽車夫張成喊了一聲,孫紹宗還以為有什么情況呢,探出頭來,卻聽他問道:“這雪越來越大了,咱們是先回府,還是往榮國府趕?”

“自然是往榮國府去!”

孫紹宗吩咐道:“不然若是積了一地雪,再想出門就更麻煩了。”

“好嘞!”

張成大聲應了,順勢抖了個鞭花,趕著馬車加速駛入了漫天風雪當中。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卻說在這風雪紛落之際,太子妃孫淑儀正孤零零一人,在窗前凝望著院中紅梅,那雍容典雅的眉目間,隱隱凝著化不開的愁緒。

前幾日,因擅闖書房一事,惹得太子大發雷霆,甚至還喝令幾個小太監,不由分說的將她趕了出來。

太子的責罵倒也還罷了,畢竟夫為妻綱、君為臣綱,而且這些年孫氏也已然漸漸習慣了。

但那幾個小太監的無禮冒犯,卻讓孫淑儀深恨不已。

幾個下賤無恥的東西,即便是受到太子的指使,做做樣子也盡夠了,竟然還真敢對自己動手動腳!

一回想起那日,被那幾個閹宦抓住手臂,向外拖拽的情形,太子妃便又是惱怒又是厭惡,恨不能親手杖殺了那幾個狗才,方能消去心頭只恨。

“娘娘。”

正自惱恨不已,忽聽身后有侍女小心翼翼的請示道:“浴桶已經準備好了,您看……”

太子妃收回了目光,順手將窗戶合攏,將那漫天雪景關在了外面,這才自軟塌上起身,隨著那侍女到了外面廳中。

那廳里早燃起了幾盆無煙的銀霜炭,暖融融的仿佛是在初夏一般。

太子妃默不作聲的,將雙臂舒展開來,兩個侍女忙上前輕車熟路的,將那一席綠絨紫紗裙剝落開來,顯出具欺霜賽雪的身子。

前后又有兩個仆婦,踩著繡墩將環佩朱釵取了下來,任由那一頭光可鑒人秀發,披散在冰肌玉骨之上。

眼見得只剩下肚兜與腳下的繡鞋,一名侍女正待解開系帶,太子妃卻忽然探手在那浴盆里試了試,淡然的吩咐道:“有些熱了,加兩瓢冷水。”

即便接近赤誠相見,她言語間仍是透出一股凌然不可冒犯的貴氣。

其中一個仆婦聞言,忙取了瓢來,自桶里舀了一勺井水,便待澆到浴桶之中。

誰知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那仆婦被唬了一跳,手腕一抖,竟在那浴桶邊緣灑出不少水來。

其中一些,甚至濺到了太子妃的肚兜上。

那仆婦嚇得急忙屈膝跪倒,正待連聲討饒,卻聽外面那人大聲叫道:“娘娘、大喜啊娘娘,太子爺身邊那幾個小太監,都被杖斃了!”

“什么?!”

太子妃為之一愣,忙吩咐侍女為自己披上了浴巾,又喝令左右打開了房門。

眼見一個仆婦跌跌撞撞的闖了進來,她急聲追問道:“你方才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啊娘娘!”

那仆婦穿著粗氣,激動道:“方才王府丞悄悄領奴婢過去看過,幾個小太監橫七豎八的躺在雪地里,連身子都已經都涼透了!”

“怎會如此?!”

太子妃的胸脯急促起伏著,幾乎要將浴巾撐開似的,兩只鳳目中更是神采奕奕,顫聲道:“難道……難道是太子殿下……”

那仆婦急忙點頭:“正是太子殿的命令!”

“啊”

太子妃一聲嬌呼,只覺胸腔里熱騰騰的,心下暗道太子殿下,果然還是同自己心心相印,情知自己惱恨那幾個閹宦,便毫不憐惜的出手杖斃了它們!

激動之下,她恨不能立刻穿戴整齊,去太子哪里敘一敘夫妻之情。

唯一可惜的是,太子殿下已經不能人道了,否則自己定要……

正想些不可名狀的,卻忽聽那仆婦又道:“據說是那孫大人向太子殿下建言,說那幾個小太監多有跋扈之舉,太子殿下這才杖斃了它們!”

“孫大人?”

太子妃滿腔喜悅,驟然減弱了九成九。

原來太子殿下,并非為了自己出頭,而是因為孫大人的建言才……

也罷,這本就是自己期望孫大人做的,如今得償所愿,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想是這么想,卻終究難免有些悵然若失。

于是太子妃頹然的揮了揮手,吩咐仆婦丫鬟們,把那洗澡水撤去,便自顧自的回了里間。

她是自那日之后,覺得身子被玷污里,才每日里要洗上三五回,如今那幾個小太監既然已經被杖殺,這習慣自然也便可有可無了。

卻說太子妃進了里間,因身上的肚兜濕了不少,便徑自打開衣柜,想要翻件貼身的小衣出來。

誰知隨手這一翻騰,卻找出件黑紫相間的蕾絲鏤空文胸來。

這正是當初孫紹宗見過的那件!

那次事件之后,太子妃讓人把其余的內衣,一股腦都換了個干凈。

唯獨這件不好讓旁人瞧見,便悄悄壓在了箱子底。

如今睹物思人,再想起方才‘心心相印’的念頭,太子妃登時漲紅了面孔,忙將那文胸塞回了箱子里。

正準備將箱蓋也重重合攏,卻忽然想起了前幾日太子的絕情……

她緊咬著櫻唇遲疑了許久,忽然轉身把房門反鎖了,又強壓著心頭的惶恐,揚聲吩咐道:“本宮有些乏了,要睡上一會兒,若是沒什么要緊的事兒,就不要打擾來本宮。”

等外面恭聲應了,太子妃又一步步挪回衣柜前,顫巍巍的翻找出了那件文胸。

把這不知羞的物件,托在手上凝望了半晌,她又將銀牙一咬,快步來到床前,挑落了紅鸞帳,攤開了鴛鴦被,將嬌軀埋入其中,褪去了所有的枷鎖,將那風月女子才用的物件,死死裹在了身上!

有詞半闕:

蓬萊院閉天臺女,畫堂晝寢人無語。

拋枕翠云光,繡衣聞異香。

潛來珠鎖動,驚覺銀屏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紅樓名偵探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78
博聚网